虎牙歪了

后来K莫吃了更甜了喂(反正说熙柯也没人知道哼(另外,没有虎牙︶略略略】

对门


“叮!”莫扎他连续加了一星期的班,终于可以休息了,现在的他只想赶紧躺到床上睡他个三天三夜。

“眉?眉?喵?”

谁在叫我?

这时,他看到一个身材高...稍微比他高那么半个头的男人从楼道里走了出来。

又是他!那个成天不干正事就知道找猫的家伙。可是莫扎他不得不承认,自从认识这位邻居开始,每次见到他时脑子里都蹦不出 “五官清俊貌堂堂”这种诗句,只剩下——

“我去这身材男人看了都把持不住啊!”

???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你...说什么?”

呸呸呸!怎么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

“没没没...没什么!嘿嘿,你又找你们家眉...眉呢?”

“嗯。”

“别担心,你家眉眉这会儿估计晨练去了。”

“嗯。”

说起这只猫,莫扎他觉得它这会儿估计忙着修仙呢!虽然他从没见过邻居口中的眉眉一次,可是从邻居的描述中他断定这只猫肯定成精了。为啥?因为这只猫的作息比人还规律!

KO是这么说的——

我家眉眉早晨六点半起床出门遛弯,八点回家吃早饭;午睡到下午三点起床,再吃点然后又出门,晚上九点再回家吃点夜宵最后睡觉,到第二天又是如此。

听听!听听!那为啥莫扎他就是没跟眉眉碰过面呢?因为眉眉活动的时候莫扎他要么在睡觉要么上班去了,就是见不着。

莫扎他觉着有一只手在眼前晃,定睛一瞧,是KO啊。

“想什么呢?”

“没。”倦意上来,莫扎他知道是被子和床在召唤他了,于是向KO摆了摆手,说了句拜拜就拐进自家门了,不一会儿,呼噜声打了个震天响。

“这家伙,又加班。”还想请他吃早餐呢。

“眉眉...迟早进的是这个门。”

KO又自言自语了一阵,自觉没趣也回家了。

晚上六点半,一阵敲门声如约而至,KO放下锅铲擦了擦手忙走去开门。

“KO!不好意思哈,我又来啦!今天我带了酒,咱俩喝几杯。”

“你还敢喝酒?”

要知道莫扎他的酒量有多醉人,就上个礼拜也是这架势,拿着几瓶啤酒就进来了,结果呢?爬到KO家的桌子上扯着嗓子把“爱情买卖”唱了不下三遍,第二天楼上楼下都来投诉了。

“放心,这次我带的是水果酒,醉不了!”说着绕过KO熟门熟路地把酒放到了餐桌上,又把厨房的几个菜端来。

等他忙完看见KO还在那站着,赶紧把人招呼过来,开了酒倒了杯送到KO面前。

“KO啊,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嗯。”

“你说你都快三十了,怎么还不找女朋友?”

KO刚要拿起杯子的手顿了一下,看了莫扎他一眼,又像意识到什么一样收回了目光,把酒送到肚子里。

莫扎他被这一眼看的心里发毛,“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关心一下,关心一下!”如果这时有人摸了莫扎他的脸又碰了他的手的话,肯定会以为他是发烧了。

“不着急~”

是自己听错了吗?KO刚才的尾音好像有点...雀跃?

“哎,我也不着急,可是我妈急!天天想着我给她拐个儿媳妇回家。我也想啊,可是这大街上的美女是多,可也没有哪个想在脑门上贴着郝眉专属的。”

拿起KO刚给他倒的酒吞下肚后,又看着KO的眼睛认真询问道:

“你说,我找不到对象是因为我对性别的要求太高了吗?”

确实高,一下就把我排除掉了。

俩人谈得有点晚,此时KO看着桌上摇摇晃晃像要倒下嘴里还念念有词的人儿看得有些出神,“你说你要是把择偶要求里的性别改了的话我不就符合了吗?出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打得过小三还耍得起流氓...”

......什么鬼?

KO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刚回过神来只见面前这人的脸和桌子就要亲密接触了,他赶紧上手扶了一下。

没想到这一扶倒给自己扶出毛病来了,心里那头小鹿到处乱撞,KO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平衡一点,他手下感受到的脸也很烫。

眼前这人居然还歪头朝他笑了一下。不行不行不行!得赶紧把这妖孽送回家。

KO把莫扎他扶到对门门口,“钥匙呢?”

“钥匙?不要死,我还没拐到对门那臭小子呢!不死不死,不能死...”

KO一惊,原来不是单箭头!真该死,早知道就挑明了,算了,明天再说吧。

KO半蹲下摸索了一会儿,终于从花盆底摸出钥匙,开了门后轻车熟路地把人扶到卧室。刚要走,手臂就被人抓住了。

“别走,不要走。”

“乖,我不走。”

KO摸了一把莫扎他的头毛,想也不想地钻进被窝,其他的等明日再解释吧。

拉灯,睡觉。

黑暗中,KO突然感觉有只手正悄悄地摸索到自己的腰,然后把自己锁紧。今天的领子有些宽,他又感觉到锁骨那块有些痒,是头发吧?

是。此刻的莫扎他几乎整个人窝在KO怀里。如果这会KO透过月光便可发现,怀里的家伙嘴角正慢慢上扬,十分得意。

莫扎他不知道,这时候房间里嘴角上扬的可不止他一个。

计划通。

第二天一早,莫扎他按着剧本醒来,却没有看到另一个主角。

真TM郁闷!

肚子倒是比那人识趣地响了起来。刚踏出房门,眼前的画面却叫他移不开眼:

KO赤裸着上身在做早餐。

这可是他打从对KO动了心思起就一直想看到的画面。

“什么东西?”

“纸,你流鼻血了。”

不是吧,这也太丢人了。

“KO你怎么在这?”不是走了吗?

“我男朋友没让我走,不敢。”

KO深邃的眼眸带着笑意正望着莫扎他,仿佛期待着下一个问题并准备好了答案。

“男朋友?”我吗?他期待KO的答案,好像只要这“男朋友”是另有其人,他能把KO团成团,扔回对门去并诅咒他跟他家猫过一辈子。

“嗯,我的男朋友郝先生。”

莫扎他被这该死的低音炮和有些腻歪的称呼砸得腿有些软。

“你说...我是你男朋友?”

“嗯,昨晚你装醉跟我表的白,可别想赖账。”

“你怎么知道?”操!说漏嘴了怎么办?

莫扎他连忙捂住嘴,转着眼珠子想了想,把想解释的话放回肚子里,双手紧张地搅着衣摆,脸上浮起两片红晕,又像下定了决心抬起头看着KO,“咳咳!我是说——

早安,男朋友。”

后来,莫扎他搬到了对门。

再后来,每到周末,KO家的床上都会躺着一大一小:

一个是人,一只是猫。

——不到中午,绝不挪屁股。

选择。

如果

1.
【莫扎他】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同意          拒绝✔

【莫扎他】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同意          拒绝✔

【莫扎他】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同意          拒绝✔

……

不论对方发来多少请求,KO都不厌其烦地点了拒绝。

“算了。”莫扎他愤愤地抓起桌上的杯子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水,又抓起鼠标,“ '问言与谁餐' ?这名字——

好!这肯定是妹子。”

2.
“这糖醋排骨我要了,都给我吧。”

KO抬头看了一眼面前这位清秀阳光的大学生,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敢插队?

“回去排队。”

“哦。”

3.
莫扎他头朝下眼看就要倒了,KO忙伸手扶住对方,只是他扶的——

是人家的脸!

“你家在哪?”

“我...我家...”

只见莫扎他“腾”地站了起来,对着面前这位赛彦祖说:

“大哥,你也太小瞧我了吧,就这点酒...”同时敲了敲瓶子,凑近KO:“也能醉我?”

4.
“不如我们交换个手机号吧。”莫扎他示意KO在“菜单”上写下。

没想到KO看了一眼:“我只是个厨师,炒菜的。”转身离开。

没想到刚走出几步,背后突然传来——

“我只是个程序员,码代码的。”

KO闻言,嘴角上扬起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幅度:

“比比?输了帮我洗碗。赢了......”

5.
“KO,你怎么来了?”

“来走后门。”同时举起手中的食材。

“砰!”

门口的KO一脸懵逼,屋里头的莫扎他骚骚后脑勺,嘟喃了一句:

“梦中梦啊!要不再回去睡会儿?”

如果“如果”成立,那接下来也是这样的:

1.
后来,莫扎他无意中发现“问言与谁餐”是KO工作的那家大排档的宣传号,专门在游戏里打广告的——

问言与谁餐,不如╳╳大排档里把酒干。

至于为啥要用宣传号,因为可以名正言顺地在工作的时候“谈情说爱”啊。

2.
排到几分钟,终于轮到莫扎他了,他伸头左瞧瞧右看看,默默的叹了口气:糖醋排骨没了。

这时他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是糖醋排骨!

只见面前的“工作人员”从后边端来一个餐盘,眼底带着笑意对他说:

“专门给你留的。”

“谢谢大哥。”

3.
确实,那几瓶酒是不能醉他,可是桌子上放着的四个瓶子仿佛在对他说:

快倒下,为了拿下厨师!快倒下。

莫扎他顺势倒下。

几分钟后,厨师如他所愿把他扛到大排档的床上。莫扎他在厨师看不见的地方勾起嘴角——

计划通。

4.
厨师输了,心甘情愿。少年赢了,那是必须的。

因为——

“赢了,我跟你回家。”

5.
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脚步声,莫扎他下了狠心掐了下大腿:

“嗷!疼!”

又拍了拍自己的脸,还是疼。

“不是梦啊,那KO...”

他悄悄开了条门缝,KO还在!并且已经发现门缝了,此时正盯着他的眼睛,等着他把门缝开大点好能进去。

莫扎他脸上浮起了两片红晕,心中的BGM响起: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他把门打开,让KO进了门,做了一顿大餐,于是——

“饭我做,

碗我刷,

地我拖

衣服我洗,

我什么都会干,

你要不要我住下来。”

“要”

“老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能有一个”

(还是别

热啊。

最近这天气可真是热的不行,晚上都恨不得跑外边树底下睡,可人夫夫俩就不!这天气大晚上的还抱一块,真不嫌黏的慌。

KO晚上睡觉有一习惯——把手伸过去让郝眉枕着,再把人往怀里带。每晚都这样,压麻了也不缩回去,就这么爷们!

可是郝眉就是那大晚上想跑树底下睡觉的主,最近总找各种理由想跟KO在睡觉的时候保持点距离,大概...三十厘米就行!

可这KO能让吗?这家伙恨不得跟郝眉长到一块,压根不想分开。

怎么办呢?欸!

——挪!悄悄地挪!一点点地挪!连KO都不知道他怎么挪那样挪!

于是,这天晚上,当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时,郝机智的屁股悄悄抬起来了,接着是腿,然后是上半身,最后把头轻轻抬起来,再轻轻地把KO的手微曲放到枕头边,自己再抱着KO的手臂闭上眼睛,大功告成!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抱着手睡?您不是热吗?

这刚办完事的郝眉刚要看见周公了,就感觉有双大手把自己揽到怀里,那人嘴里还念着他的名字。

我去!爱之深啊快感动哭了要不就这样吧不挪了。

怎么可能?

于是有了接下来的画面:

郝眉挪一下,KO跟着挪过去把人揽到怀里。再挪,再揽一下。再挪,还揽。反复几次,总有意外。

“咚!”

“眉!”KO瞬间惊醒,忙下去捞人。

“没事吧?”

“我...我屁股疼。”

“揉揉就不疼了,睡吧。”

“KO,你能不能别抱着我睡了!”

“怎么了?”

“热,有点不舒服。”

“...好。”

说不抱着就不抱着,就这么爷们!这下轮到郝眉不痛快了。

——没有东西抱着,他...他睡不着啊。

那咋办?

硬睡!

折腾半天也没睡过去。要不,挪回去?

嗯!

第二天早上,想起床的KO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为啥?还不是郝眉。

这家伙整个跟黏在KO身上似的,还用腿把KO勾住,脸贴在KO胸口,嘴里还留着哈喇子......

KO低头看了看,好笑地叹了口气:

这口是心非的家伙。

情人节啊情人节

今天又是一个情人节,然而致一的单身狗们都在加班。

今天的郝眉有些郁闷。倒不是因为加班,是因为家里那位今天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

“好歹送个早安吻啊!”

他吻了啊,你又没醒。

“这个KO什么时候能懂事点?至少...至少说句我爱你嘛。”

郝眉并不想把这些话直接跟KO说出来,太主动会被吃掉的!他决定去KO旁边把这句话蹭出来。

“KO~”

我去,大白天的这么浪叫真的好吗?众人不自觉地搓了搓胳膊,心想这天怎么说变就变。

“怎么了?”

然而KO已经习惯了,头也没回应了一声。

只见郝眉手一撑坐到KO办公桌上晃着腿抛出一连串的问题:

“KO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亲亲吗?抱抱吗?举高高吗?”

“五月二十号,星期六,我都要,眉眉下来。”

“哦。”郝眉跳下来拉了吧椅子坐到KO的旁边, “那今天你没发现有点特别吗?”

“有。”

“什么什么?”总算开窍了。

“你很特别。”KO抬头看着他。

“胡说什么啊!”郝眉被盯得脸红,“诶,KO你的眼睛好好看啊。难怪招女孩子喜欢......”

“因为我的眼里只有你。”

“工作工作,成天就知道说这些...”

郝眉起身刚要离开,就被KO一把拉到怀里。

“眉眉。”

“干...干嘛?”

“我爱你。”

(//ˇ//)

完了完了完了栽到他手里了

一木一木一木你为啥叫一木

自从猴子跟孟校花勾搭上之后,那是天天都在办公室里秀恩爱。

“逸然,你再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好了。”

“没事儿猴子哥,你慢慢来,我不急。”

“乖。”

说着轻轻地把孟逸然的一缕头发拢到耳后,一脸宠溺。

“yoyoyo!上班时间你们俩这是在干嘛呢!”

愚公和郝眉自然不会放过这种调侃兄弟的机会。

“美人儿~你再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好了~”

“没事儿愚公哥哥,你慢慢来,我不急~”

“乖~”

说完愚公大力地蹂躏着郝眉的头毛,完全不按剧本来。

“靠!你个死愚公你故意的吧你!”

“略略略来打我呀!”

“你给我等着! KO~愚公欺负我!”郝眉朝着办公室的方向喊了一声。

“喂喂喂!你怎么能开外挂!”

“我乐意,略略略你来打我呀!”

愚公瞟了眼办公室的方向,发现KO正好站起身,瞬间怂了。但是怂归怂,咱这气势不能输!

“大人不计小人过,今天就放你一马!”

说完刚好看到KO出来的他赶紧窜进办公室。

“KO你怎么这么慢,都让那小子跑了!”

“郝眉,这个给你。”

KO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

“这是什么?”

“你回家自己看。”

“这里边不会有小纸条写什么我爱你吧?”

郝眉这阳光帅气的模样怎么说也是接过不少塞在盒子里边的“传单”的。

“......”

郝眉看到怔住的KO差点笑出声。

“不会真有吧?咱都老夫老夫了还玩这些啊。”

“老夫老夫不能玩这个,难道...”

KO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只是看着他。

“难道什么?”

KO靠近郝眉,在他耳边缓缓吐出几个字:

“难道...你想玩那个?”

听得郝眉羞红了脸,连忙推开他。

“那个是哪个啊?喂喂喂,切不可白日宣淫!”

KO被郝眉东张西望,生怕被人看到的样子萌到了,总觉得“捡到宝了”。

回家后,郝眉迫不及待地跑到房间里开盒子。呀!还真有!他连忙打开一看,好嘛!还真是写着“小纸条”的小纸条啊!

“算了,眉哥不跟他计较,这根木头也别指望能浪漫一回,看儿子去!”

嘴里嫌弃着,身体却是正直地把小纸条放到衣柜里边的盒子里。那里边可放着不少俩人的小秘密。


第二天,办公室里的同事总觉得有什么不对,这KO和郝眉之间的气氛好像有点...那个啥。

对了!郝眉今儿个不是挂在KO身上进来的!一定有事儿!看着俩人秀恩爱看多了总有点腻的慌,难得气氛不对头,同事们都控制不住地想关(ba)心(gua)一下。

“你们这是怎么啦?”

“你还说呢!”

听到这话,愚公冷汗直下。

“该不会是因为昨天的事吧!”

“......”

见郝眉撅着个嘴没说话,愚公当他是默认了,腿一软差点没跪下。

“不是吧!还真是因为我?罪过罪过!我可以跟KO解释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没有这么重要。”

愚公松了一口气,但他总觉得这句话怎么有点耳熟。

“那你们是怎么回事啊?”

“我家小豆丁不是一直没有个名字嘛,昨天回家后我就拉着KO一起想名字,总不能一直叫小豆丁吧,万一叫着叫着长不大咋整?”

愚公想了一下,觉得还挺有道理,点了点头示意郝眉接着说。

“于是我灵机一动,想了个好名字!”

“啥?”

“你说,你就说说郝帅这名字怎么样?我觉得挺好的,可是KO听到后直摇头,觉得太草率了。”

可不是太草率了嘛!

“美人儿,你怎么想的这名儿?”

“我是觉得他叫这名字之后吧,我俩以后去开家长会还是啥的能占点便宜。”

“占便宜?怎么说?”

“你看啊,咳咳! 郝帅的爸爸你家孩子balabala...”

......

三秒后掌声雷动。

“眉哥,你家孩子还是跟KO姓吧。”

“跟谁姓倒是无所谓,关键是这名字怎么办?我还想了好多名字,什么郝壮郝年轻林俊杰林宥嘉林丹balabala......这么多名字KO居然一个都没点过头!你说气不气!”

郝眉掰着手指头还想往下说,刚抬头就看到面前齐刷刷地竖起了一排大拇指。

“过奖过奖!诶!要不叫一木吧!”

这又是什么拍脑门想出来的名字?

“随KO姓就带着KO的特点。”

“什么特点?”

“KO像一根木头一样,就叫一木! KO~我又想到一个新名字啦~”

摊上这么一个爹你还真拿他没辙!

大成现在也太瘦了吧 那小脸看着都心疼

我们的爱(唉唉)~过了...还会重来(什么鬼题目)

“哎呦!”

KO回头一看,诶!这不是我老婆嘛!赶紧上手想把人扶起来。

“别动!先生,您的男朋友掉地上了。您有两个选择:

A.算了不要了明儿再重新找一个

B.一会儿进超市给他买点儿零食让他觉得您还是爱他的。

请问您选哪个?”

KO看着他说A的时候苦着个脸,说B的时候眼里冒光的样子差点笑出声,起了玩心:

“我选A。”

一听这话郝眉就不乐意了,索性坐地上不起来,也不理他,干耗着。

KO失笑,弯下腰摸摸他的头毛。

“别闹了,快起来。”

郝眉一把把他的手拍掉,气呼呼地瞪着他。

“你肯定是嫌弃我了!”

“吃太多零食不好 。”

“哼!这是重点吗?重点是后面的内容好吗?”

谁说那不是重点了?每次都玩这招,到了超市拉着个车就拼了老命似的把零食都往里边扔,拿出去一包就撅着个嘴说KO玩赖。

“好好好,先起来。”

不管郝眉有没有答应,KO使了个劲儿就把人拉起来了。

“你刚为什么选A ?没准我当真了呢?”

“我把你扔在这,晚上睡你旁边,明天醒来就找到你了,你就是新男朋友了。”

“歪理。”

“以后,我都选B  。”

“你说的啊!不许玩赖!”

“嗯。”

到超市之后,看见郝眉又跟之前一样的KO还真有一点想把郝眉扔到刚那地方的念头。

他快步跟上郝眉,走在他后边。

“我来推吧。”

“不成!万一你偷偷把零食放回去怎么办?”

KO:诶!我怎么没想到呢!我发誓我刚真没那想法,不过你这一说倒是提醒我了。

“不会。”

“拉勾!”

勾过小拇指,盖上大印章,郝眉放心地把车交给KO。

要结账的时候郝眉想再确认一下,结果他发现里边已经没剩多少了。

“KO,咱不是拉勾了吗?你玩赖啊你!”

“我......”

这边话还没说上呢,郝眉那边又开始了。

“原来你才爱我这么一点点!”

“......”

“要是我的话,我肯定给你买一车零食!”

然后回家自己解决掉!

“郝眉,我爱你,是这一车零食都不能比的。”

呀!什么鬼?一言不合玩表白啊!

“那......两车呢?”郝眉默默地伸出手想再拉出一车,就等着KO一点头他立马再战零食区。

“多少车都没法比。”说着把郝眉的手从车把上拿回来。

“我知道了。”

“走吧,晚上做你最爱吃的。”

那顿不是做他最爱吃的???

“那我可以再拿一包吗?”郝眉伸出一根手指头,期待地看着KO 。

“嗯,去吧。”



晚上...

“再来一次。”

“不来了不来了!我想睡觉。”

“原来你才爱我这么一点点。要是我的话,我肯定让你再来一次。”

啥?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