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唧

嘿,这里是活得很有梗写不出梗过会儿忘梗写出来压根没有梗的唧唧(×)

太糙了我说

说点正事儿:咳咳,有错误的地方还烦请指正。谢谢。

你完了完了完了

直播“事故”

[我真不是睡播。]

郝眉点击发送后把手机扔一边瘫倒在床上,睡着了。

睡播嘛,还真不是故意的。

郝眉,致一出了名的沾“床”睡,这个床还没有什么条件限制,只要是平的、长的、够睡的,一躺下准能睡个昏天黑地自然醒。

KO对爱人的这点很是羡慕,因为之前工作的原因导致现在的他不到凌晨三四点基本上很难入梦,所以看着郝眉睡觉听他打鼾成了KO一大爱好 。

这俩人能走到一起,那还真是苍天有眼。

【哔——】生活和不和谐就不知道了。

最近这俩人在网上算是小小地火了一把。说起这件事儿,还得从一场直播事故说起。

为了配合致一宣传,公司员工们总会不定时直播,俗称“福利”吧。毕竟大家都说肖总招人是看脸的。

轮到郝眉直播那天,他特地起个大早准备了几个小时,特别是宣传词儿,背得贼溜。

到点儿了,打开app,小手一招,小嘴一张,一副职业主播的样儿就上来了,大有跟粉丝聊个三天三夜的架势。

“我家厨房有声音?当然有啦那可是我的饲养员。想看啊?呃...行吧,快看看看!够清晰不?不够我再近点儿。”郝眉把手机屏幕直接往KO脸上怼。

真不知道这钢铁直男般的拍照技术怎么没跟性取向一块儿弯。

“喜欢看就让你们看个够,哼!”郝眉小声嘟哝。

什么拍照技术,他就是故意的。

“这危险,到客厅去。”KO拿着菜刀不方便,用肩膀轻轻撞了一下郝眉的肩膀。

“你嫌弃我?我不跟你玩了再见略略略...”郝眉还是听话地拿着手机去客厅。

对郝眉来说,这是他们的日常互动。对于网友们,这他妈是亿吨狗粮,撑死了捂着心脏倒地不起。

评论瞬间炸了锅。

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对聊天产生恐惧感。

“我们不是那种关系,真是只是好兄弟。”

但他还是不厌其烦地解答网友提出的问题,前提是他能看清楚的。

这场直播延时了一个多小时还没完,网友们的热情已经把郝眉淹没,他脖子撑得发酸顺势倒在沙发上——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卧槽槽槽槽眼睛闭上了是怎么回事不会睡着了吧这姿势手机容易摔啊]

“嘭”

[什么声音?]

[这是他们家茶几下边吧?]

[他们家地毯好像还挺软]

“眉!”

[小哥哥你老攻来了快起床]

[不是说不是那种关系吗]

[被声音圈粉]

[赌一百块黑衣小哥看他的眼神不对劲儿]

[我为啥顶着个痴汉脸盯着别人家老攻的pi股]

“哎——唉,胖了。”

[噗——试图公主抱抱不起来是什么体验]

[小哥你完了,我要私信告诉眉哥]

[想看脸!!!]

[算了吧有个pi股看就不错了还看脸]

KO盘着腿坐在沙发旁看着郝眉,不时撩着他的头发,或者用手描着他的脸的轮廓。

“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直接上啊。]

[是抱不起来用意念求助吗?]

“我爱你。”

[我说什么来着!!!]

[有本事当面表白,趁人睡着了算什么男人]

[郝眉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

“呃...”

郝眉按你的人设不是应该明天早上再吭声吗?

“醒了?”KO赶紧把手撤走,生怕被发现。

“把手放回来。”郝眉有些不满,抓着KO的手放到自己脸上,“你以前都这么暗搓搓的吗?”

“你没睡?”KO疑惑地询问道。

“本来被网友提问得是想睡的,遥控器硌到我了,我就装睡躲一下。没想到...”郝眉爬起来按着KO的肩膀,郑重地看着他的眼睛实际上嘴角已经快咧到耳朵后边了,“还捡了个男朋友。”

[教练,我想学这个!]

[学不来学不来]

[按剧情发展接下来该...]

“眉。”KO捧着郝眉的脸刚要吻上去就被对方推开了。

“不行我要昭告天下!我手机呢我手机呢?”

[在这在这]

跟心有灵犀似的一下就找着了。

“你们都听到了吧?”他搭上KO的肩膀,往人嘴角“吧唧”亲一大口,“这人,是我的。”

[宣示主权好可爱]

[这碗狗粮我干]

“可爱?”郝眉把大脸凑到屏幕前,“不让你们看了,拜拜。”

后来,屏幕关了我哪知道。

那天,这段直播视频被争相转发,甚至一度冲上热搜榜第一。奇怪的是,这段视频从第二天开始就再也没人见过了。

论公开恋爱关系的正确打开方式

平日里鸡飞狗跳的致一安静得出奇。

“怎么回事?”外出办事儿刚回来的肖奈双手插在口袋里倚着门框皱眉问道。

“来来来老三我跟你讲啊。”猴子真他妈会见机行事,“这事儿得从十分钟前说起,美人儿的工作都被KO抢着做了于是闲出屁的他在征得老于同意后打开他的抽屉。万、万没想到啊,里边躺着一张照片儿,你猜猜,你猜猜照片里的人是谁?你绝对想不到我跟你说。”

“甄少祥?”

......

“哇靠你你你你是不是看过?”丘永候捂着嘴巴一脸惊恐。

“说重点。”肖奈揉了揉太阳穴。

“这老于跟敌军勾搭上了这事儿他是肯定不能让我们知道啊是不是?就算我们知道了,一般这种情况咱是能隐瞒就不说出去,但是这美人儿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碰上这事儿勒索不成肯定要跟老于上次发现房产证那样大肆宣传一番,那宣传肯定要躲着正主是不是?那你说老于能让他说吗?肯定是不能啊,于是俩人硬是绕着致一跑了几十圈儿,就老于这体格居然跑不过一个小白脸儿,好在脑子还好使,他急中生智——

一个猛扑把小美人儿的裤子给扒了。

那跑的时候裤子被人扒了肯定站不住,在摔倒的同时美人儿心想:我跟KO今儿个都穿情侣裤了你们还看不出来?行,那我就闪瞎你们。于是乎,眉哥就把赶来护驾的KO裤子也给扒了,本来三秒内爬起来穿裤子我们也就不说什么了,这时候美人儿又心想:这么精彩绝伦的虐狗场面老三居然不在,不行我得把这一幕给他留着。接着他就给KO投递了一个‘你敢穿裤子你就死定了’的眼神把KO瞪得五迷三道的丢了魂儿似的彻底忘了大腿上挂着的裤子了,然后...然后就是你看到的这样。”猴子说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拿起桌上的水咕噜咕噜往喉咙里送。

郝眉:就你能。

KO:  :)

于半珊:那是浇...算了。

所以到底看到了什么?

嘿嘿。

“半珊儿?”

早在丘永候爬桌子蹬椅子开抽屉下蹲又起立讲得不亦乐乎的时候甄少祥就提着茶点站在门口了。

“你来干嘛?”于半珊从桌子上跳下来走到甄少祥旁边手指着他的胸口问道。

“肖奈发短信给我的。喏。”

甄少祥掏出手机点开短信「于半珊想你。」

被冷落到PG都凉了的郝眉被KO拉起来穿好裤子后悄悄挪到甄少祥身后把照片偷偷塞给他。

大恩大德,夸你两句。

那么,讨好媳妇儿的娘家人的终极奥义——殷勤嘴甜不讨人嫌。

“郝眉你内裤后边儿那个金色的‘福’字儿真闪,你的反射弧真长,你们这情侣款哪儿买的?”

真实在。

“回头我把网址给你。”郝眉说完拉着KO想离开,结果被肖奈拦住了。

“你们,”肖奈看向俩人紧握的手,“不解释?”

靠。郝眉想,躲不掉了。

“就是就是,眉哥,该请客了啊。”于半珊揽着甄少祥的肩膀喊了一声。

甄少祥本来想揽于半珊的腰,但他也知道见好就收,毕竟...吃过教训。

“请客?你先管好你自己吧。”郝眉把KO的手拉得紧了几分,“我和KO是真心相爱的略略略”

“你意思是我们不是真爱?”于半珊把甄少祥的脸转向自己,瞄准嘴唇亲了一口之后又挑衅郝眉,“你是真爱?你敢吗?”

“怕你啊?”郝眉还没动作,KO怼上去就是一个深吻,把郝眉亲得七荤八素喘不上气儿才离开。

“那你敢这样吗?”

“我还能这样。”

......

俩人你来我往怼了十几个回合。对峙现场成了大型屠狗现场

“所以你们是不是在转移话题压根不想请客?”猴子幡然醒悟。

“对啊。”于半珊和郝眉摇头。

“眉哥跟KO内部消化也就算了,于半珊你个叛徒,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丘永候气懵了手指着肖奈一顿臭骂。

“现在是友军。”肖奈伸出食指把指着自己的手指移开,同时向甄少祥伸出右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丘永候看着俩人握着的手一脸[哔——],心里嘛...

“猴子。”门外一位穿着蓝粉色裙子的女孩儿朝丘永候挥手。

“逸然?”

“表哥?”

“逸然,快撤!”

— Fin.—

【彩蛋】

1.

“眉,你刚才为什么脱我裤子?”

“KO我刚才看见你笑了。”

俩人同时出声,KO瞬间沉默。

2.
“半珊儿你还偷藏我照片啊,以后不用藏我给你买个相框摆在桌子上呗。对了我们还没有合照呢,来,看镜头。”甄少祥拿着手机拉着于半珊摆着各种姿势。

“死开,热死了。”

半珊儿脸红还嘴硬,真要命。

3.关于内裤的来历:

“KO~我买的情侣款到了你快看。”郝眉拿着布料左拉拉右扯扯,“看,质量还挺好。”

“眉,你确定?”

“我要亮瞎他们的眼睛。”

“就穿这个上班?”

“好像是有点短...糟,买错了。”

没关系,这不还是派上用场了嘛。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说起K莫圈,无人知无人晓,那要说起K莫圈著名太太莫扎他嘛——

粉丝:0  关注:0

这圈里就他一人。

自从认识并喜欢上再成功邀请KO入住一个星期后,他便有了把室友变基友再变男朋友的打算,并在某乎开了个坑。

天坑。

其实就是关于自己和KO的日常事。

大概就是大事往长篇写,至于小事儿,掰开了揉碎了磨成末都能写得不亦乐乎。

更了一年,俩人毫无进展。

按理说这圈里应该是只有郝眉一人的,毕竟这个tag起得实在。

这天趁KO做饭的时间,郝眉偷偷搜了“K莫”,不搜还真不知道最近有个叫“手可摘星辰”的账号一直在跟自己用同一个tag在同一时间点更新,而且还都是接着自己各篇的内容把攻受写明开了一辆辆姿势清奇、用词大胆、香艳无比的车。

“什么鬼——”郝眉抱着电脑躺倒在床上,随机点开一篇文,“有没有天理了,这写法不用外链竟然没被删文?”

虽然郝眉很想让俩人也发展得这么快,可是他写东西都是贴近生活的,或者说,这其实就是他的暗恋日记。

日记被人偷看还乱涂那还得了?

叔可忍婶婶都得找上门。

_

莫扎他:大佬车技了得不过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妥?

手可摘星辰: 嗯。

莫扎他:那您删了吧。

手可摘星辰:不可能。

莫扎他:我去你怎么这样你对得起你的肾吗要不我拜你为师你教我开车?怎样?

手可摘星辰: ......
_

看到回复的郝眉把电脑合上扔到一边,抱着枕头,“会不会聊天?磕都给你唠没了。”他撇撇嘴,自觉没趣掏出手机点开×信准确找到KO的头像给他发信息。

明明嚎一嗓子的事儿非得整这出?
_

莫扎他:KOKOKOKOKO可以吃饭了没?

不管这是我未来男朋友:嗯,出来吧。
_

郝眉吃饭玩手机的习惯总改不掉,KO说几遍他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其实手机里边根本没啥好耍的如果仔细观察能发现郝眉——

在偷拍。

这种技俩郝眉耍得一点心机都没有,KO早就发现了。

你见过谁玩手机的时候把手机竖直放关键是不关声音的?

“郝眉。”KO倒不是不喜欢被拍,只是照郝眉这吃法能吃到明天早上。

“嗯?我今天穿的不好看还是发型不够帅是不是又胖了啊?我已经很努力了。”

在喜欢的人面前总是特别在乎自己的形象。

“好看,快吃吧。”对于郝眉的反应KO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认真回答他的问题。

“哦。”以前被夸倒无所谓,现在的郝眉有些“不禁夸”,一句好看把他苏得腿软,“我我我吃饱了。”说完就跑回房。

KO看着心上人的背影,嘴角不觉弯了个弧度。

郝眉趴在床上,脑子里浮现的全是KO的脸,联想到“手可摘星辰”的文章,这下脸算是大虾进沸水——红透了。

他不由自主地打开×乎,正巧看见手可摘星辰刚给他回复的“嗯”。

“小姐姐我为你爆灯!!!”

小姐姐?
_

莫扎他:真的吗真的吗话说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叫师傅?

手可摘星辰:星辰。

莫扎他:星辰星辰话说你是怎么搜到这个tag的?

手可摘星辰:秘密。不过我可以教你怎么把他变成男朋友。

莫扎他:诶?不是学【哔——】吗?

手可摘星辰:实践出真知。你得先有个男朋友。

.....

莫扎他:这样真的能行?

手可摘星辰:嗯。
_

KO明显想为自己谋福利嘛。

“KO~”

听到郝眉的声音KO赶紧把手机反扣在桌面上。

只见郝眉按着自己教的方法带着“杀(shǎ)气”一步步逼近自己,直到自己无路可退,对方自以为攻气十足勾起嘴角,嘴唇微张——

打了个嗝。

天知道郝眉为了壮胆做了什么。

不就是酒量醉人还一口气给自己灌了瓶啤酒。

意识还算清醒的郝眉按原计划进行伸出手打算“壁咚”KO。没想到KO使了个巧劲儿,俩人互换了位置,KO的脸越凑越近,他配合地闭上眼睛,然后——

睡着了。

等郝眉醒来已经是半夜,这个点跑去敲KO房门问他自己是怎么到床上去的好像不太合适,反正也睡不着,不如...
_

莫扎他:星辰你这方法不行啊啊啊啊

手可摘星辰:如果你醒来的时候是在床上的话,你们的事能成。

莫扎他:我我我在床上。这...玄学?

手可摘星辰:不是,我教你别的方法吧。

......
_

郝眉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手机屏幕,嘴角都快咧到耳朵后边了,整个人呈痴汉状态地把今天的事儿添油加醋发到×乎。

“能成嘿嘿嘿嘿...”

一连几天,郝眉按着“星辰”教他的方法花式撩K,但是KO好像早有准备,见招拆招总把郝眉撩个七荤八素找不着北。在KO眼里,俩人俨然是老夫老夫状态,可是在郝眉眼里——

KO就是个老司机。

_

莫扎他:星辰,我打算明天表白。

手可摘星辰:明天?

莫扎他:嗯,可是我没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手可摘星辰:我们今晚见面。我教你。

莫扎他:见面?你一个女孩子跟我这糙老爷们见面不合适吧。

手可摘星辰:女孩子?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莫扎他:只有女孩子才想摘星星啊

手可摘星辰:我不是。

莫扎他:啊?不好意思啊,那就没关系了话说你说今晚见面,你知道我在哪?

手可摘星辰:嗯。

莫扎他:可是我们又没见过,你知道我长什么样?要不我们穿得显眼一些免得到处找?

手可摘星辰:嗯。

......
_

离约定的时间还早,郝眉闲着没事儿想去骚扰KO,恰巧KO准备出门。

“KO你也出去?”

“嗯,买东西。”

“买什么啊我们一起去呗。”

“红衬衫、绿裤衩、人字拖、五指袜、大金链、假发套。”KO一步一句把郝眉说得一愣一愣鞋子都拿不住直到被困在墙角。

“你你你你怎么知道?难道——

你又黑我电脑?”

郝眉看到KO的脸在慢慢放大,他下意识闭上眼睛,希望事情按他所想的那样发展。

看到郝眉的反应,KO轻笑了一声,拐了个弯在他耳边低声道:

“因为我就是手可摘星辰。”

—分割线—

彩蛋:

“KO,”郝眉揪着KO的领子,“你上次说‘实践出真知’,你...跟谁实践?”

“看到你,”KO就着郝眉的动作,欺身而上,“无师自通。”

“你干嘛?”

“不是说...‘实践’吗?”

太好看了吧!!!我还以为进错微博了

郝家作妖老司机

身边有一个近乎完美的朋友是什么样的体验?
_

匿名用户

1.5w赞同·1.2w评论

说到“近乎完美”,我脑子里浮现的竟然是我儿婿!!!

为啥?

人家能洗衣服会做饭脑子灵活能编程能把我儿子拐回家不说关键颜值还贼高你说完美不完美——不—完—美。

对于这样一个几乎挑不出刺儿的小伙子,我还真是——

一点儿都不喜欢。

原因嘛...

1.颜值

想当年我也是X大一枝花儿,我老婆就是因为我俊美绝伦的脸蛋和温文尔雅的气质迷上了我,疯狂地追求了我好久,我迫不得已才答应她的。

万万没想到,她见到我儿婿的第一眼就把一生一世的誓言抛到脑后,尤其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老婆居然推开我去拉他的手!!!

说好的一辈子你这是在做什么???

2.厨艺

你知道我儿砸为啥看上他吗?就因为那小子一次给了我儿砸三人份的糖醋排骨,这不争气的,不就三人份排骨吗?

三人份...我就是靠这招把我老婆养胖的。

老套路,没新意。嘁!

不是我吹,我们一家三口就是靠我的手艺胖成堆的。

服不服?不服憋着。

就刚刚,应我老婆要求,我们家愣是展开了一场厨艺大赛。其实我知道,他们就是想再尝尝我的手艺不好意思说。毕竟总吃一个人做的菜也是会腻的(反正不是我的),我不戳穿那是给他们留面子。

评分环节他冲评委使眼色?

啧,贿赂评委?

还好我儿子意志坚定冲他拼命摇头,至于我老婆回了个wink我就不说什么了。

最后1:1打了个平手我老婆选的我,所以我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噢对了他的菜我试过了,我蹲旁边哭会儿。

3.技术

他跟我儿子都是程序员,技术方面我就不做评价了因为我不懂。据说他是靠技术彻底俘获我儿子的心

这么一捋,我只有一个想法:

想扔掉我儿子。

“近乎完美”嘛,他肯定有不足,也就是他还有不如我的地方,除了那张没练过的一紧张就说不出话的嘴皮子之外,那就是他的——

眼光。

他眼光没我好【扳回一城。

他眼光没我儿子好【扳回两城。

我儿子男朋友比他男朋友谦虚稳重脾气好【完胜。

我才没有在炫耀。:)

_

“KO你快查查这个人是不是我爸?”郝眉本来躺在KO的大腿上刷着手机,看到这条时“腾”地坐了起来把手机举到KO眼前。KO秉着“郝眉说啥就是啥”的原则立马动手。

“卧槽还真是他。”

郝眉把郝爸发布的内容重新看了一遍。

“卧槽你快看他说你眼光差,这不是变着法子损我呢嘛,不行我要找老郝算账。”

郝眉言出必行,立刻杀到郝爸书房也不敲就闯了进去。

郝爸回头见郝眉俨然一副要干仗的架势,腿愣是没抖一下。毕竟叱咤商场多年能怕这么一个毛头小子?

笑话。

“不知道要敲门吗?不懂规矩。” 郝爸看到跟在郝眉后脚进来的KO,手扶桌子站了起来,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眼镜。

这画风,这语气,一点儿没有之前在郝眉面前炫耀自己B站满分的样子。

“得得得。”郝眉拉着KO的手退了出去,敲了两下门再进去,“行了吧?”

“嗯,有事儿说事儿别磨磨唧唧我很忙的。”

靠。

郝眉点开界面一个大跨步用手机挡住郝爸视线并晃了晃,“看看这是啥。”

“你怎么知...”道这是我?“咳咳,这是什么?”
 
“得了吧您,社交软件玩得比我还溜会不知道这是什么?嘁。”

失策了。

“我夸我儿婿碍着你了吗?”郝爸眼看装不下去了直接放飞自我。

我靠。

“爸...”KO窃喜,他知道郝爸一直在他面前摆架子是放不下面子,他也从不戳破。

郝爸看了KO一眼,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却是汹涌澎湃:

我靠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好像也不能怪我谁叫他老跟黑衣服杠上现在我该怎么办还要装吗好像已经没法挽回形象了不行我得想个法子要不用催眠术吧我没学过这个要是照着电视做是不是有点傻算了不想了脑子好累还是顺其自然吧。

“K..KO啊好巧啊怎么在这遇到你我困了回来不聊了我先回屋了再见。”出门口时顺便锤了一下KO的胸口,没想到KO纹丝不动自己倒往后退了几步,“不错不错挺结实哈哈哈...”好像打不过怎么办。

郝眉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目送老爸出去,直到老爸魔性的笑声消失了他才揽着
KO回房。

房间里两人又恢复到最开始的姿势。

郝眉百无聊赖点开朋友圈看到老爸刚发的一条:

儿婿眼光确实差。
【郝眉狂扒饭jpg.】

设定要人命

“水凉了~”

“糖醋排骨没啦~”

“再来两块蛋糕~”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KO忙前忙后,总觉得自己忘了一件事,自从早上被这个不速之客呼来唤去开始就没歇过,这会儿趁着对方刚睡着,赶紧坐在浴缸旁的小凳子上休息会儿。他趴在浴缸边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个毫无形象呼呼大睡的人。

“这人...他妈的到底是谁啊!!!”

他盯着手上的钥匙,虔诚地把它按在胸口,边退出去边念着:“这是对门的钥匙,这是...”顺便把门带上,再将钥匙放回花盆底下。

“啪嗒。”把门一开毫不犹豫地走向浴室,跟眼前这个少年一起映入眼帘的还是一地的垃圾,果核纸壳啥都有。

长得倒挺人模人样,这干的是人事儿吗?

他走过去摇了摇那人的肩膀,只见对方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咂了咂嘴,“不吃了不吃了,拿回去吧困死了。”

给你脸了?

“你是谁?”KO轻声问,那人却不识抬举,对他勾了勾指头示意他附耳过去,对着他耳朵大吼:

“我是你祖宗。”

耳膜怕是裂了。

KO本就憋了一肚子火没地儿发,听到这话瞬间起身,掐着对方的胳肢窝想把人往外拖。

“操操操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郝眉这会儿还嘴硬着,本以为能唬住KO,没想到使的劲儿更大了,“大哥我错了。”

KO手一松,被水花溅了一身。他顺手扯了条毛巾擦脸,好奇地把视线落在对方的...下半身。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来我家?”

“大哥,你这面相一看就是个好人...”

“我叫KO,说人话。”

“我没地儿去了。我原本住在上游水坝附近,后来那里变得非常嘈杂,住不下去了,明明是我先去的。”

“真没别处可去?”KO有些怀疑这人...鱼就是来蹭吃蹭喝等到把他吃穷了就拍拍屁股走人。

“暂...暂时没有。”郝眉也害怕这个看起来凶神恶煞连个笑脸都不给虽然很帅但是一看就知道不好惹的男人。

你家被人弄成这样换你你笑一个?

“那你先住下吧。”

“大恩大德,我愿以身相许。”

套路。看见长得帅的都愿以身相许。

“......你先睡吧,我洗澡。”

KO回卧室拿了衣服,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就是想不起来。特别是脱衣服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强烈。

就是这个!大兄弟你趴在浴缸边看看看看什么看?没看见人家要洗澡吗?把口水擦擦。

“我说,我要洗澡。”

“你洗啊,这本来就是你家。”

KO再一次驾着对方的胳膊准备把人拖出去,郝眉使劲扒住鱼缸,“你要把我变成人鱼干吗?快住住住手啊我们可以一起洗我不会介意的。”

“嗯?”KO的眉毛还没来得及皱起就被人拉下水。

由于是第一次,面瘫脸都红了个透,只剩表情还方便管理,

一 直 瘫 着 !!!双手也不自觉地抱着膝盖,整个人缩在角落里看起来委屈极了。

“我帮你搓澡吧,我可是专业的。”

郝眉自信地拍拍胸脯,KO看向他手里的马桶刷,确定他是极业余,甚至“搓澡”这词都是听来的,开始挣扎起来。谁知道那几块肌肉疙瘩愣是没发挥用处,竟然被这家伙一拽就倒,毫无尊严。

他也不是没想过再挣扎,不过...你试过被人用胳膊夹着脑袋强行“搓澡”吗?

后背被强行划出血道的KO趴在浴缸边疼得龇牙咧嘴,在心里把郝眉的祖宗的祖宗,儿子的儿子骂了个遍,一脸生无可恋。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这是逐客令吗?我不是已经完美地融入这个家了吗?为什么要赶我走,那条河真的好脏,有次被垃圾袋缠住,我差点被溺死在水里,我不想再回到那条绿色的河里。”

“我没有这个意思,你想住多久住多久吧。” KO实在架不住对方眼泪汪汪的表情只好这么说。




虽然俩人相处的很融洽,但是一个月后的水电费单子让他难以接受。他打开浴室门,大概知道原因了。

“继续加热,继续加热。”

“够了,不要再加热了。”KO抓住郝眉按着加热器的手。

“可是不加热的话一直泡在冷水里我会感冒的。”

又来了,把你拧着自己大腿的手拿开。

“那你之前在河里怎么过来的?”KO抓住关键。

“靠自身发热啊。”郝眉给KO示范性地甩着鱼尾,“一二一二一二...啊热水都没了。继续加热...”

“如果再不省着点,糖醋排骨就只剩糖了。”

......郝眉顿时就不淡定了,坐在浴缸边对KO敬了个礼,“我该怎么做,请指示。”话刚说出口还没三秒,“不行不行冷死了...”他环抱双臂钻进水里溅起一大片水花。

“加水加水,继续加热...”

KO起身,“算了,我再多打份工吧,晚上会晚点回来。”说完就出去了。


郝眉一个人待在家,直到晚上十二点KO还没回来。

他把薯片袋倒过来,“没了?对了,KO说他会给我准备足够的食物嘿嘿。等等...我好像吃完了。啊啊啊啊啊不行我会饿死的,对了,打电话找KO。”他努力蹭到电话旁,够到电话后,“我好像不会用电话。”饿了十分钟的郝眉支撑不了多久,终于倒下。

当他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KO正把毛巾沥干准备给他擦脸。

“你醒了?”KO把毛巾覆到郝眉脸上继续擦拭,“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倒在客厅,”他皱起眉头,“你还真不让人省心,如果我没及时发现你怎么办?”

“对不起。”这是郝眉第一次被人这么关系,“因为没吃的所以我就...”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吃完了?”话说那是KO三天的饭量,“你饭量真不小。”

话刚说完,他看到郝眉抱着膝盖缩在角落,仿佛可以想象出背景墙都是黑白色的,整个丧得不行。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大家都这么说。”郝眉咬着不知道从哪找来的方形布块,还假装擦擦泪水,哽咽着,“以后你注意点就行。”

KO盯着布块,欲言又止。

“你还想羞辱我吗?来吧。”郝眉一副舍生取义的样子让KO不得不把话说出口,

“那是抹布。”




话说KO这几天睡觉的时候总能听见声响,起初以为是老鼠也没太在意,后来竟听到谈话声,老鼠成精了?

他尽量压低声音往声源处移动,发现是厕所传出来的。他本打算推门进去,可听到自己的名字时他还是下意识地放下手,小心翼翼地蹲在门口的洗衣机后面。

“你真不打算跟KO说清楚?”

“算了吧,人鱼有别,他以后还得找女朋友过日子呢,我才不耽误他。”

“好吧好吧随便你,不过老三那边最近出了点问题,想让你过去一趟。”

“他也有需要我的时候?行,我收拾一下就跟你走。”

直到厕所没了响声,KO还蹲在原地发呆。为什么不拦住他,大概...是没有资格吧。

郝眉不在的日子里,KO吃嘛嘛不香,回家后总是第一时间去打开浴室门又失落地关上。做完饭后总习惯性地端去浴室,一个人坐在浴缸边扒两口又放下,感觉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儿生气。



“你们说KO会不会想我?”KO还没脱完鞋,东西也没撂下,立马跑到浴室,推开门,这一刻他的脑子里是空白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管郝眉喋喋不休动个不停的嘴在说些什么,只是捧着郝眉的脸看得出神。

“KO,KO?”见对方许久没回他,郝眉有些生气,鼓着腮帮子撅着嘴照着KO的胸口就是一拳,KO这才回过神来。

“你去哪了?以后不走了好不好,我不找什么女朋友。”

“为什么?”

“因为...”他手攥成拳,“我需要你。”

“可是,”郝眉好像明白他的意思,“我什么都不会干啊。”...又好像不明白。

“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

“可我不是人类啊。”

“我喜欢的是你。”

“KO...”




愚公等人坐在窗户边,看两人喜极而泣抱在一起也有点想哭,不过这倒不是关键,只见他掏了掏耳朵吹了口气,

“你们说,眉哥是不是不知道咱还有可以自由变换形态这一说,他真打算这么跟KO过一辈子?”

快出来了快出来了

所以那个头像不是原图??

腻歪

“嘶...”

KO摸了摸郝眉,又摸了摸自己,得,被子又掉了。

他睁开眼,看到郝眉此时正蜷缩着蹭着自己,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小心翼翼地托起挂在床边的被子重新盖在两人身上。

“KO~冷~”

KO帮郝眉掖好被子后把手放在他背上一下一下轻轻地拍着,终于,郝眉的呼吸声变得轻缓,平稳。

闹钟此时正滴答地走着,时针停在六点,还早。

KO的手仍然放在郝眉背上,但不再动作,眼睛却不闭上,只是看着郝眉。

郝眉皱了皱眉,肩膀不自在地扭了一下,
嘴里嘟囔:“笨蛋。”。

他艰难地把手伸到被子外,抓起KO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自己示意KO继续。

没睡着啊,KO想着。他把郝眉的手重新放进被窝,又把手放回刚才的位置继续拍着。

“铃~”KO几乎在响了一声后便伸手关了。

郝眉也醒了,或者说,从KO捡起被子那一刻起他就没再睡过,只是自己贪着舒服没睁眼罢了。也是,十五分钟也不够睡。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挠了挠凌乱的头发,“KO,早啊。”

“不再睡会儿?”KO正把T恤套到脖子上,准备去做早餐。

“睡不着了。”郝眉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口齿不清地回答道。

“那起来吧。”KO想帮被子里的人起来,不想那人耍赖地拽着被角,“我躺会儿。”

“嗯。”站在床边的那人想了想又开口,“你知道你又踹被子了吗?”

“知道”郝眉睁大眼睛望着KO,天知道有多无辜。他转了转眼珠子,伸手把毫无准备的KO拽倒在床上,对着嘴角“吧唧”亲了一下,“这不是有你吗。”

KO摸着脸,眉眼弯弯。

中午,俩人不顾一众单身狗的强烈抗议,毅然决然地和大家同桌用餐。

“KO,这是我的最最最最最爱,呐,给你,你要努力工作哦。”说完还得意地把糖醋排骨在众人面前溜了一圈后才放到KO餐盒中。

不想对方也兴起,秀恩爱不怕撑死人,“你最爱的难道不是我吗?”

郝眉一时哑口无言,闹了个大红脸,最后才支支吾吾地回话:“我我我我在和糖醋排骨说话,你插什么嘴?”

“这俩人是在家里背好词儿来的吧,这一天天的,狗粮管饱啊这是?”看了半天的愚公终于忍不住开口,不过他的眼睛捂的倒是挺严实,完全不想看。说完还害怕被怼一嘴粮,收起餐盒儿就往老板办公室跑,不料前脚刚踏进去就被瞪出来了。

感情这俩在办公室里边腻歪。

无奈只好抱着餐盒回到座位上使劲儿扒拉,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想去真亿,那儿美女多。

他可能没想过以后可以天天去溜达吧。

晚上KO正打包着行李,郝眉瞅着奇怪,突然想起下班前自家老攻答应肖奈出差但前提是让自己回家办公的事儿。

烦死。

腻歪了一晚上,第二天KO一早就出发了。不让郝眉送是怕自己会舍不得,实际上就是天气太冷怕他冻着。

郝眉起床的时候, 太阳都下班了。 连枕边人的余温都摸不到。

郁闷!

打开手机连条报平安的短信都没有。

更郁闷!

“算了,你不发我还不理了呢。”他把手机扔到一边,下床觅食去了。但回来时却再把所有跟对方有关的app都点开,无不例外的一个小红点都没有。

反了你了!

他把头蒙到被子里一顿搓,搓累了躺到床上继续睡。

俩人一直没有联系。直到第五天傍晚,郝眉照常刷着朋友圈的更新,都是美食美女,没什么新鲜的。于是扔下手机去洗了个澡。

这时,手机响了又停停了又响,反反复复全是视频邀请,无奈水声太大,郝眉压根听不到。等他发现时已经是深夜,顾及到对方可能在休息也就没去打扰。

他百无聊赖又习惯性地打开朋友圈,一个句号不偏不倚正好映入眼帘。

那是他和KO约定的暗号,想对方了就发一个句号,彼此懂就行了。

“你还知道发这个。”

退出朋友圈,点开那人的头像,一个视频邀请抛过去。刚“嘟”了一声那人就接了。

“瘦了。”

说的人没怎么样,听的人眼眶却是红了。

“你还知道回来。”

屏幕上显示的确实是自家门口。

“我冷。”

“冻死你算了。”

狠话谁不会说,但边说狠话边急忙去开门还差点被绊倒的怕是不多了吧。

“咔哒。”

门刚打开,KO便伸手把眼前的人拥入怀中,抱得紧紧地。还没温存够,那人就把他推开,“你还知道你家里有个人啊。”

“对不起,我想快点忙完回来就...”

话还没说完,郝眉的嘴就怼了上来,许久未见的两人顿时干柴遇烈火,两条舌头你追我赶地缠绕着忙着攻城略地,谁也不让谁,似乎把这些天的思念全放在这个吻里,急着让对方去感受。屋子里除了“啧啧”的口水声,再无其他。

第二天清晨,两声“阿——嚏”叠在一起打破了会议室里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气氛。

呃...怪就怪昨晚闹的太欢导致忘了把被子提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