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克

后来K莫吃了更甜了喂(反正说熙柯也没人知道哼

杂食

说点正事儿:咳咳,有错误的地方还烦请指正。谢谢。

设定要人命

“水凉了~”

“糖醋排骨没啦~”

“再来两块蛋糕~”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KO忙前忙后,总觉得自己忘了一件事,自从早上被这个不速之客呼来唤去开始就没歇过,这会儿趁着对方刚睡着,赶紧坐在浴缸旁的小凳子上休息会儿。他趴在浴缸边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个毫无形象呼呼大睡的人。

“这人...他妈的到底是谁啊!!!”

他盯着手上的钥匙,虔诚地把它按在胸口,边退出去边念着:“这是对门的钥匙,这是...”顺便把门带上,再将钥匙放回花盆底下。

“啪嗒。”把门一开毫不犹豫地走向浴室,跟眼前这个少年一起映入眼帘的还是一地的垃圾,果核纸壳啥都有。

长得倒挺人模人样,这干的是人事儿吗?

他走过去摇了摇那人的肩膀,只见对方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咂了咂嘴,“不吃了不吃了,拿回去吧困死了。”

给你脸了?

“你是谁?”KO轻声问,那人却不识抬举,对他勾了勾指头示意他附耳过去,对着他耳朵大吼:

“我是你祖宗。”

耳膜怕是裂了。

KO本就憋了一肚子火没地儿发,听到这话瞬间起身,掐着对方的胳肢窝想把人往外拖。

“操操操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郝眉这会儿还嘴硬着,本以为能唬住KO,没想到使的劲儿更大了,“大哥我错了。”

KO手一松,被水花溅了一身。他顺手扯了条毛巾擦脸,好奇地把视线落在对方的...下半身。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来我家?”

“大哥,你这面相一看就是个好人...”

“我叫KO,说人话。”

“我没地儿去了。我原本住在上游水坝附近,后来那里变得非常嘈杂,住不下去了,明明是我先去的。”

“真没别处可去?”KO有些怀疑这人...鱼就是来蹭吃蹭喝等到把他吃穷了就拍拍屁股走人。

“暂...暂时没有。”郝眉也害怕这个看起来凶神恶煞连个笑脸都不给虽然很帅但是一看就知道不好惹的男人。

你家被人弄成这样换你你笑一个?

“那你先住下吧。”

“大恩大德,我愿以身相许。”

套路。看见长得帅的都愿以身相许。

“......你先睡吧,我洗澡。”

KO回卧室拿了衣服,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就是想不起来。特别是脱衣服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强烈。

就是这个!大兄弟你趴在浴缸边看看看看什么看?没看见人家要洗澡吗?把口水擦擦。

“我说,我要洗澡。”

“你洗啊,这本来就是你家。”

KO再一次驾着对方的胳膊准备把人拖出去,郝眉使劲扒住鱼缸,“你要把我变成人鱼干吗?快住住住手啊我们可以一起洗我不会介意的。”

“嗯?”KO的眉毛还没来得及皱起就被人拉下水。

由于是第一次,面瘫脸都红了个透,只剩表情还方便管理,

一 直 瘫 着 !!!双手也不自觉地抱着膝盖,整个人缩在角落里看起来委屈极了。

“我帮你搓澡吧,我可是专业的。”

郝眉自信地拍拍胸脯,KO看向他手里的马桶刷,确定他是极业余,甚至“搓澡”这词都是听来的,开始挣扎起来。谁知道那几块肌肉疙瘩愣是没发挥用处,竟然被这家伙一拽就倒,毫无尊严。

他也不是没想过再挣扎,不过...你试过被人用胳膊夹着脑袋强行“搓澡”吗?

后背被强行划出血道的KO趴在浴缸边疼得龇牙咧嘴,在心里把郝眉的祖宗的祖宗,儿子的儿子骂了个遍,一脸生无可恋。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这是逐客令吗?我不是已经完美地融入这个家了吗?为什么要赶我走,那条河真的好脏,有次被垃圾袋缠住,我差点被溺死在水里,我不想再回到那条绿色的河里。”

“我没有这个意思,你想住多久住多久吧。” KO实在架不住对方眼泪汪汪的表情只好这么说。




虽然俩人相处的很融洽,但是一个月后的水电费单子让他难以接受。他打开浴室门,大概知道原因了。

“继续加热,继续加热。”

“够了,不要再加热了。”KO抓住郝眉按着加热器的手。

“可是不加热的话一直泡在冷水里我会感冒的。”

又来了,把你拧着自己大腿的手拿开。

“那你之前在河里怎么过来的?”KO抓住关键。

“靠自身发热啊。”郝眉给KO示范性地甩着鱼尾,“一二一二一二...啊热水都没了。继续加热...”

“如果再不省着点,糖醋排骨就只剩糖了。”

......郝眉顿时就不淡定了,坐在浴缸边对KO敬了个礼,“我该怎么做,请指示。”话刚说出口还没三秒,“不行不行冷死了...”他环抱双臂钻进水里溅起一大片水花。

“加水加水,继续加热...”

KO起身,“算了,我再多打份工吧,晚上会晚点回来。”说完就出去了。


郝眉一个人待在家,直到晚上十二点KO还没回来。

他把薯片袋倒过来,“没了?对了,KO说他会给我准备足够的食物嘿嘿。等等...我好像吃完了。啊啊啊啊啊不行我会饿死的,对了,打电话找KO。”他努力蹭到电话旁,够到电话后,“我好像不会用电话。”饿了十分钟的郝眉支撑不了多久,终于倒下。

当他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KO正把毛巾沥干准备给他擦脸。

“你醒了?”KO把毛巾覆到郝眉脸上继续擦拭,“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倒在客厅,”他皱起眉头,“你还真不让人省心,如果我没及时发现你怎么办?”

“对不起。”这是郝眉第一次被人这么关系,“因为没吃的所以我就...”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吃完了?”话说那是KO三天的饭量,“你饭量真不小。”

话刚说完,他看到郝眉抱着膝盖缩在角落,仿佛可以想象出背景墙都是黑白色的,整个丧得不行。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大家都这么说。”郝眉咬着不知道从哪找来的方形布块,还假装擦擦泪水,哽咽着,“以后你注意点就行。”

KO盯着布块,欲言又止。

“你还想羞辱我吗?来吧。”郝眉一副舍生取义的样子让KO不得不把话说出口,

“那是抹布。”




话说KO这几天睡觉的时候总能听见声响,起初以为是老鼠也没太在意,后来竟听到谈话声,老鼠成精了?

他尽量压低声音往声源处移动,发现是厕所传出来的。他本打算推门进去,可听到自己的名字时他还是下意识地放下手,小心翼翼地蹲在门口的洗衣机后面。

“你真不打算跟KO说清楚?”

“算了吧,人鱼有别,他以后还得找女朋友过日子呢,我才不耽误他。”

“好吧好吧随便你,不过老三那边最近出了点问题,想让你过去一趟。”

“他也有需要我的时候?行,我收拾一下就跟你走。”

直到厕所没了响声,KO还蹲在原地发呆。为什么不拦住他,大概...是没有资格吧。

郝眉不在的日子里,KO吃嘛嘛不香,回家后总是第一时间去打开浴室门又失落地关上。做完饭后总习惯性地端去浴室,一个人坐在浴缸边扒两口又放下,感觉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儿生气。



“你们说KO会不会想我?”KO还没脱完鞋,东西也没撂下,立马跑到浴室,推开门,这一刻他的脑子里是空白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管郝眉喋喋不休动个不停的嘴在说些什么,只是捧着郝眉的脸看得出神。

“KO,KO?”见对方许久没回他,郝眉有些生气,鼓着腮帮子撅着嘴照着KO的胸口就是一拳,KO这才回过神来。

“你去哪了?以后不走了好不好,我不找什么女朋友。”

“为什么?”

“因为...”他手攥成拳,“我需要你。”

“可是,”郝眉好像明白他的意思,“我什么都不会干啊。”...又好像不明白。

“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

“可我不是人类啊。”

“我喜欢的是你。”

“KO...”




愚公等人坐在窗户边,看两人喜极而泣抱在一起也有点想哭,不过这倒不是关键,只见他掏了掏耳朵吹了口气,

“你们说,眉哥是不是不知道咱还有可以自由变换形态这一说,他真打算这么跟KO过一辈子?”

快出来了快出来了

所以那个头像不是原图??

腻歪

“嘶...”

KO摸了摸郝眉,又摸了摸自己,得,被子又掉了。

他睁开眼,看到郝眉此时正蜷缩着蹭着自己,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小心翼翼地托起挂在床边的被子重新盖在两人身上。

“KO~冷~”

KO帮郝眉掖好被子后把手放在他背上一下一下轻轻地拍着,终于,郝眉的呼吸声变得轻缓,平稳。

闹钟此时正滴答地走着,时针停在六点,还早。

KO的手仍然放在郝眉背上,但不再动作,眼睛却不闭上,只是看着郝眉。

郝眉皱了皱眉,肩膀不自在地扭了一下,
嘴里嘟囔:“笨蛋。”。

他艰难地把手伸到被子外,抓起KO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自己示意KO继续。

没睡着啊,KO想着。他把郝眉的手重新放进被窝,又把手放回刚才的位置继续拍着。

“铃~”KO几乎在响了一声后便伸手关了。

郝眉也醒了,或者说,从KO捡起被子那一刻起他就没再睡过,只是自己贪着舒服没睁眼罢了。也是,十五分钟也不够睡。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挠了挠凌乱的头发,“KO,早啊。”

“不再睡会儿?”KO正把T恤套到脖子上,准备去做早餐。

“睡不着了。”郝眉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口齿不清地回答道。

“那起来吧。”KO想帮被子里的人起来,不想那人耍赖地拽着被角,“我躺会儿。”

“嗯。”站在床边的那人想了想又开口,“你知道你又踹被子了吗?”

“知道”郝眉睁大眼睛望着KO,天知道有多无辜。他转了转眼珠子,伸手把毫无准备的KO拽倒在床上,对着嘴角“吧唧”亲了一下,“这不是有你吗。”

KO摸着脸,眉眼弯弯。

中午,俩人不顾一众单身狗的强烈抗议,毅然决然地和大家同桌用餐。

“KO,这是我的最最最最最爱,呐,给你,你要努力工作哦。”说完还得意地把糖醋排骨在众人面前溜了一圈后才放到KO餐盒中。

不想对方也兴起,秀恩爱不怕撑死人,“你最爱的难道不是我吗?”

郝眉一时哑口无言,闹了个大红脸,最后才支支吾吾地回话:“我我我我在和糖醋排骨说话,你插什么嘴?”

“这俩人是在家里背好词儿来的吧,这一天天的,狗粮管饱啊这是?”看了半天的愚公终于忍不住开口,不过他的眼睛捂的倒是挺严实,完全不想看。说完还害怕被怼一嘴粮,收起餐盒儿就往老板办公室跑,不料前脚刚踏进去就被瞪出来了。

感情这俩在办公室里边腻歪。

无奈只好抱着餐盒回到座位上使劲儿扒拉,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想去真亿,那儿美女多。

他可能没想过以后可以天天去溜达吧。

晚上KO正打包着行李,郝眉瞅着奇怪,突然想起下班前自家老攻答应肖奈出差但前提是让自己回家办公的事儿。

烦死。

腻歪了一晚上,第二天KO一早就出发了。不让郝眉送是怕自己会舍不得,实际上就是天气太冷怕他冻着。

郝眉起床的时候, 太阳都下班了。 连枕边人的余温都摸不到。

郁闷!

打开手机连条报平安的短信都没有。

更郁闷!

“算了,你不发我还不理了呢。”他把手机扔到一边,下床觅食去了。但回来时却再把所有跟对方有关的app都点开,无不例外的一个小红点都没有。

反了你了!

他把头蒙到被子里一顿搓,搓累了躺到床上继续睡。

俩人一直没有联系。直到第五天傍晚,郝眉照常刷着朋友圈的更新,都是美食美女,没什么新鲜的。于是扔下手机去洗了个澡。

这时,手机响了又停停了又响,反反复复全是视频邀请,无奈水声太大,郝眉压根听不到。等他发现时已经是深夜,顾及到对方可能在休息也就没去打扰。

他百无聊赖又习惯性地打开朋友圈,一个句号不偏不倚正好映入眼帘。

那是他和KO约定的暗号,想对方了就发一个句号,彼此懂就行了。

“你还知道发这个。”

退出朋友圈,点开那人的头像,一个视频邀请抛过去。刚“嘟”了一声那人就接了。

“瘦了。”

说的人没怎么样,听的人眼眶却是红了。

“你还知道回来。”

屏幕上显示的确实是自家门口。

“我冷。”

“冻死你算了。”

狠话谁不会说,但边说狠话边急忙去开门还差点被绊倒的怕是不多了吧。

“咔哒。”

门刚打开,KO便伸手把眼前的人拥入怀中,抱得紧紧地。还没温存够,那人就把他推开,“你还知道你家里有个人啊。”

“对不起,我想快点忙完回来就...”

话还没说完,郝眉的嘴就怼了上来,许久未见的两人顿时干柴遇烈火,两条舌头你追我赶地缠绕着忙着攻城略地,谁也不让谁,似乎把这些天的思念全放在这个吻里,急着让对方去感受。屋子里除了“啧啧”的口水声,再无其他。

第二天清晨,两声“阿——嚏”叠在一起打破了会议室里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气氛。

呃...怪就怪昨晚闹的太欢导致忘了把被子提上来吧。

老狼老狼几点了


“铃~~~啪!”

完蛋,这个星期第三个被莫扎他摔坏的闹钟。

“听说隔壁搬来新邻居,等下去问问好了。”

莫扎他呢喃着又睡着了。

家里最大的开销大概就是闹钟了,以前仗着有愚公住隔壁,天天让来叫自己起床,可是这家伙自从上星期勾搭上那个叫什么烧香的之后就没回来过。

对了,手机...这可是动物世界,哪来的手机。

“叩叩”

莫扎他敲了半天没人回应。

“没人吗?去窗户那边看看。”

刚扒上窗口,头顶覆上了一个巨大的影子。

“你是谁?”

莫扎他腿有些发抖,但想到自己又不是小偷,背又挺得比刚才直了一些。

“我...我叫郝眉,你是新搬来的吗?我住你隔壁。”

“嗯。你有事吗?”

“没...”莫扎他把头使劲地左右摇,想了想又使劲地上下摆,“有有有,我想问你,现在几点了?”

“嗯?”

“我的闹钟摔坏了。”

莫扎他有些不好意思。

“十二点。”

莫扎他瞪大双眼,扑闪了几下。

完了完了,猴叔估计关门了。

肚子适时地传来响声,脸更红了。

他向KO道谢后捂着肚子低着头开始往回走。

第二天敲门声又响了起来,KO有些起床气,这个不合时宜响起的声音让他的眉头皱得更深。

“有事?”

“不好意思,几点了?”

“九点。”

“谢谢啊。”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KO开始期待敲门声响起,他似乎对这只不知死活的兔子有了一种莫名的情愫。

第六天,敲门声没了,KO不知怎的有些不习惯。不管了还有事儿要忙呢。

刚出门,KO就看到那只兔子正神清气爽地做着“伸展运动”。

“嗨~新邻居你好啊,出门买菜吗?我跟你说那个猴叔家出新品了可好吃了建议你试试对了你要买的话顺便帮我买两块胡萝卜味儿的谢谢!”

由于作者不添加标点符号所以莫扎他说的气有些喘。

“你今天起得真早。”

“是啊我刚买了个新闹钟可响了刚发出铃声就把我吓一跳结果又被我摔坏了我跟你说刚摔坏我就赶紧起来了怕打扰你休息快夸我快夸我不过明天可能又要打扰你了因为我还没发工资所以要等下个月才能买新的还有几天不好意思你再忍忍。”

倒是挺自来熟。

“没关系。”

俩人不再说话,有些尴尬,想着反正气氛也热不起来了,KO准备离开。

“等等!”

莫扎他跑上去拦住KO的去路,欲言又止,“算了没事。”

“嗯。”

中午,隔壁飘来的饭香让莫扎他对面前的胡萝卜没了兴趣。脚步不受控制地往邻居家的方向移动。

“叩叩”

KO嘴角不自觉翘起,快步走去开门。

门口那只小家伙头低得快要埋进胸口了。

“有事?”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打扰您吃饭的...只是那个...我能在你家门口吃吗?就就就我在你家门口支张桌子,你放心我不跟你抢吃的我闻闻就行,我保证!!!”

“来我家吃吧。”

!!!

“可以吗?”

“嗯,进来吧。”

莫扎他进门后,十分乖(不)巧(客气)地坐到沙发上,一点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你先自己玩会儿,我还没做好,十分钟后来吃饭。”

“嗯嗯嗯。”

莫扎他拼命点头。

“好香啊~”

“尝尝看。”

“好吃~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KO。”

“哇唔,你的名字好酷啊,我以后能常来你家吃饭吗?”想到刚才自己真的玩了十分钟,莫扎他脸颊有些红,“我...会帮忙的。”

“不用,以后你可以天天来。”

“真的吗?KO你太好了。”

在这之后的一个星期,莫扎他几乎天天到KO家蹭饭,下班回家就往KO家跑,有啥新鲜事儿都跟KO说,尽管KO只会“嗯”他也不在意,俩人好像很早之前就认识,有说不完的话。

愚公一直听郝眉说他新交了个朋友,做饭一流,就找了个时间想去认识认识,主要想试试手艺。

“郝...郝眉你不要命啊!”

“怎么啦?对了这就是我的新朋友,他叫KO。”

愚公腿抖,站不住地抖,站在他面前的,除了郝眉,另一只,另一只可是只狼。

“h...嗨...我叫于...于半珊...他们都叫我愚公。”

愚公打招呼的手有些僵硬。他拖着发颤的腿挪到郝眉身边把他揪到一边。

“你你你你不要命啦你?那可不是只兔子,那是只狼,狼啊!会吃兔子的狼啊!”为了吓醒郝眉,他还特意伸出两个爪子做了个张牙舞爪看起来一点都不凶的动作

“会吗?我跟你说KO做的饭菜特——别的香”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

愚公很生气,后果...三人围一桌吃了顿饭。

“郝眉,以后我能常来吗?”

“滚滚滚!KO很凶的,他会吃兔子!”

“那怕啥,我还是狐狸,他应该...不吃吧。”

“KO可不挑食。”

愚公还想说些什么,只是突然背后有些发麻,他下意识回头,妥妥地接了一把眼刀,扔下一句再见就溜了。

莫扎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仔细想了愚公的话,KO是狼,会吃兔子?他为啥不吃我?难道...我不是兔子!我可能是KO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因为一些不可描述的原因被变成这个样子,所以KO才对我这么好?

这么一想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说得通了,他赶紧进门。刚见到KO,莫扎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哥~对不起是我没认出来你,都怪我没能早点跟你相认~我都知道了,你不用再隐瞒了。”

KO被莫扎他生挤出来的几滴眼泪砸懵圈了,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你...你先起来有话好说。”

KO扶着莫扎他坐到沙发上,先澄清俩人并没有血缘关系,再表明爱意,然后坐着等莫扎他回应。

“什...什么?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睡我!”

“嗯。”

“巧了。”

决定。

“唔”

KO习惯地把自己肚子上的那只不安分的手轻轻地握在手里,不让它再乱动。

他看向罪魁祸首,发现对方带着满脸歉疚正抬头望着自己。

“我在躲恐龙。”

躲恐龙?好吧,KO决定暂时收下这个理由。毕竟郝眉这几个晚上都特别忙,才不是忙那事儿!!!

大前天晚上这个小祖宗忙着“打蟑螂”一拳爆头;前天忙“穿越”俩人是因为脑袋磕下巴同时疼醒的;昨天...玩你妹的“胸口碎大石”啊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今天“躲恐龙”是肘击肚子,明天...明天麻烦为你自己的“性福”着想下行不行!!!

郝眉伸手摸了摸KO的肚子,“一定很疼吧,对不起。”

KO有些无奈,看到郝眉这样也不忍心再说什么,只是安慰地揉了揉爱人的头毛表示没事。

“要不,今晚你把我的手用绳子绑起来吧。”

绳子?绑起来?

“你喜欢这种情调?”

“滚!”郝眉一脚把KO踹下床,“跟你兄弟好好告个别吧!”

KO也不恼,爬起来套上条牛仔裤走到床的另一边吻了郝眉的发旋就去准备早餐了。

郝眉翻躺在床上,用手撑着下巴,手指不停的点着双颊,“这家伙都跟谁学的啊?唉,这不争气的小心脏。”

郝眉撇撇嘴,翻身下床,套了条短裤和件背心,也出了房门。

“KO,早上吃什么呀?”

“你爱吃的。”

“真的!等我,我马上来。”

郝眉洗漱完,KO也忙完了,看着对面的人晃着小腿吧唧地吃着自己做的早餐,KO还真有些庆幸当初壮着胆子表了白。

“KO,你说我当时是不是脑子里塞鞭炮了,居然要跟你结拜!”

“嗯。”

说起这事儿,又是郝眉拍脑门的想法。

那天KO正琢磨着怎么表白呢,郝眉突然敲门,他倚着门框,有一句没一句地跟KO扯家常,“KO,你说你这么能干,以后你女朋友肯定特幸福。”

女朋友幸不幸福我不知道,反正你当我男朋友我肯定让你“幸福”。

KO没回话,郝眉也习惯了,他继续说着,“以后你有女朋友的话,我是不是就吃不上你做的菜了。KO,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要是找不到女朋友,你介意多一个男...呃...要不我们结...”

郝眉话还没说完,没想到KO突然抓着他的肩膀,显得比他还激动,“你说真的?”

“当然啦,不然以后你有女朋友了我怎么名正言顺地吃你做的饭?既然你同意了,我明天就去准备香炉啊香啊什么的,再找个见证人balabala...”

“你在说什么?”KO有些懵逼,结婚是酱婶的?

“当然是结拜的事啊!电视上都这么演,不行我得上网查查。”

郝眉正要去拿电脑,KO拉住他的手,“郝眉,我不想跟你做兄弟。”

“啊?不想做兄弟,那我们只能是室友吗?”
郝眉有些失落地低下头,手指搅着衣摆。

看着郝眉这个样子,KO下了决心要把爱意摆明,尽管他不确定郝眉的心思,但他坚信自己刚才没听错,“郝眉,你介意多一个男朋友吗?我是说我。”

郝眉愣在原地,手指也搅不动了,KO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

果然还是听错了吗?

他也不强求,“我知道了,对不起,我今晚就搬走。”说完回了房间。

“可恶!居然被抢先了!郝眉你还能不能行!话都到嘴边了你TM还给我咽回去了,怎么不噎死你...”郝眉突然意识到什么,大概是...呃...自己的声音好像有点大。

他望向KO的卧室门,那个人...KO?KO!!!

“你...都听到了?”

“嗯。”

“所以,你的男朋友可能会有点话痨,你别嫌弃。”

“不会。”


刚好。

KO的手受伤了。

郝眉紧张得不得了。

他说:“KO的手受伤了,那他就没办法给我做饭,没办法做饭我就得给他做,给他做饭的话我怕KO迟早会被'毒死'。”

听到这话的人,都知道郝眉是开玩笑的。谁不知道他也是个“宠夫狂魔”。成天KO长KO短的,就差把“KO”这两个字母贴在脸上了。

周末,林一木回家时刚好看到郝眉在帮KO上药。

他听见郝眉嘴里碎碎地念着:“下次注意点,要不是有我在我看你怎么办。你说你要是没有我...唔。”

KO几乎是下意识的封住爱人的口。过了好久两人才分开。KO用没受伤的手摩挲着郝眉的脸,用那双深情的眼睛注视着对方,“你知道我不能没有你。”

郝眉的耳尖红了,他轻拍KO的肩膀,“我知道,我也不能没有你,嘿嘿。”

“喂喂喂,我回来啦。”林一木看着俩人差点就开始少儿不宜了,连忙开口。

郝眉放开了KO的手,屁股却没从KO的大腿上移开。

“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林一木脱了外套,放下包后坐到沙发上开始认真思考起来,“从...'要是没有我你怎么办'那段开始的。”

“拿我打趣是不是?”

“不敢不敢,嘿嘿。美人爸,我前几个星期手都摔骨折了怎么也没见你这么关心我?”林一木说着开始带着点哭腔。

郝眉当然知道那是假的,“哟哟哟,还矫情上了,你都多大了还摔,丢不丢人?”说着还举起食指在他面前左右摇了摇,满脸嫌弃。

“不公平! KO爸你快帮我评评理。”

这不是自寻狗粮吃嘛。

KO这才把目光从郝眉身上移开,看了一木一眼, “今晚你回家吃。”

反正林一木也习惯了,不过听到这话还是有点不明所以。“这不就是我家吗?”

“厉逍准备了个惊喜给你。”

一听是厉逍的事儿,林一木“腾”地站了起来,心想出差这几天怕是饿着小祖宗了,他抓起包和外套跟两个爸爸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

“KO,你怎么知道逍逍有惊喜给一木?”

“胡扯的。”

“好啊你。”

郝眉刚要去扯KO的脸,就被对方一把扛在肩上进了屋。

KO把郝眉放到床上,躺在他旁边,顺着他的刘海,“我爱你 。”

郝眉嬉笑着,“男人在床上说的话不能信。”

KO闻言立刻起身立正站在地板上说: “我爱你。”

“噗嗤—— ”郝眉拉着KO的手让他躺到床上,“你知道我之前为什么一直没谈对象吗?”

“因为我还没出现。”

嗯。

人生中,要遇到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而K莫他们啊,刚好遇到了对方。

对门


“叮!”莫扎他连续加了一星期的班,终于可以休息了,现在的他只想赶紧躺到床上睡他个三天三夜。

“眉?眉?喵?”

谁在叫我?

这时,他看到一个身材高...稍微比他高那么半个头的男人从楼道里走了出来。

又是他!那个成天不干正事就知道找猫的家伙。可是莫扎他不得不承认,自从认识这位邻居开始,每次见到他时脑子里都蹦不出 “五官清俊貌堂堂”这种诗句,只剩下——

“我去这身材男人看了都把持不住啊!”

???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你...说什么?”

呸呸呸!怎么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

“没没没...没什么!嘿嘿,你又找你们家眉...眉呢?”

“嗯。”

“别担心,你家眉眉这会儿估计晨练去了。”

“嗯。”

说起这只猫,莫扎他觉得它这会儿估计忙着修仙呢!虽然他从没见过邻居口中的眉眉一次,可是从邻居的描述中他断定这只猫肯定成精了。为啥?因为这只猫的作息比人还规律!

KO是这么说的——

我家眉眉早晨六点半起床出门遛弯,八点回家吃早饭;午睡到下午三点起床,再吃点然后又出门,晚上九点再回家吃点夜宵最后睡觉,到第二天又是如此。

听听!听听!那为啥莫扎他就是没跟眉眉碰过面呢?因为眉眉活动的时候莫扎他要么在睡觉要么上班去了,就是见不着。

莫扎他觉着有一只手在眼前晃,定睛一瞧,是KO啊。

“想什么呢?”

“没。”倦意上来,莫扎他知道是被子和床在召唤他了,于是向KO摆了摆手,说了句拜拜就拐进自家门了,不一会儿,呼噜声打了个震天响。

“这家伙,又加班。”还想请他吃早餐呢。

“眉眉...迟早进的是这个门。”

KO又自言自语了一阵,自觉没趣也回家了。

晚上六点半,一阵敲门声如约而至,KO放下锅铲擦了擦手忙走去开门。

“KO!不好意思哈,我又来啦!今天我带了酒,咱俩喝几杯。”

“你还敢喝酒?”

要知道莫扎他的酒量有多醉人,就上个礼拜也是这架势,拿着几瓶啤酒就进来了,结果呢?爬到KO家的桌子上扯着嗓子把“爱情买卖”唱了不下三遍,第二天楼上楼下都来投诉了。

“放心,这次我带的是水果酒,醉不了!”说着绕过KO熟门熟路地把酒放到了餐桌上,又把厨房的几个菜端来。

等他忙完看见KO还在那站着,赶紧把人招呼过来,开了酒倒了杯送到KO面前。

“KO啊,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嗯。”

“你说你都快三十了,怎么还不找女朋友?”

KO刚要拿起杯子的手顿了一下,看了莫扎他一眼,又像意识到什么一样收回了目光,把酒送到肚子里。

莫扎他被这一眼看的心里发毛,“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关心一下,关心一下!”如果这时有人摸了莫扎他的脸又碰了他的手的话,肯定会以为他是发烧了。

“不着急~”

是自己听错了吗?KO刚才的尾音好像有点...雀跃?

“哎,我也不着急,可是我妈急!天天想着我给她拐个儿媳妇回家。我也想啊,可是这大街上的美女是多,可也没有哪个想在脑门上贴着郝眉专属的。”

拿起KO刚给他倒的酒吞下肚后,又看着KO的眼睛认真询问道:

“你说,我找不到对象是因为我对性别的要求太高了吗?”

确实高,一下就把我排除掉了。

俩人谈得有点晚,此时KO看着桌上摇摇晃晃像要倒下嘴里还念念有词的人儿看得有些出神,“你说你要是把择偶要求里的性别改了的话我不就符合了吗?出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打得过小三还耍得起流氓...”

......什么鬼?

KO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刚回过神来只见面前这人的脸和桌子就要亲密接触了,他赶紧上手扶了一下。

没想到这一扶倒给自己扶出毛病来了,心里那头小鹿到处乱撞,KO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平衡一点,他手下感受到的脸也很烫。

眼前这人居然还歪头朝他笑了一下。不行不行不行!得赶紧把这妖孽送回家。

KO把莫扎他扶到对门门口,“钥匙呢?”

“钥匙?不要死,我还没拐到对门那臭小子呢!不死不死,不能死...”

KO一惊,原来不是单箭头!真该死,早知道就挑明了,算了,明天再说吧。

KO半蹲下摸索了一会儿,终于从花盆底摸出钥匙,开了门后轻车熟路地把人扶到卧室。刚要走,手臂就被人抓住了。

“别走,不要走。”

“乖,我不走。”

KO摸了一把莫扎他的头毛,想也不想地钻进被窝,其他的等明日再解释吧。

拉灯,睡觉。

黑暗中,KO突然感觉有只手正悄悄地摸索到自己的腰,然后把自己锁紧。今天的领子有些宽,他又感觉到锁骨那块有些痒,是头发吧?

是。此刻的莫扎他几乎整个人窝在KO怀里。如果这会KO透过月光便可发现,怀里的家伙嘴角正慢慢上扬,十分得意。

莫扎他不知道,这时候房间里嘴角上扬的可不止他一个。

计划通。

第二天一早,莫扎他按着剧本醒来,却没有看到另一个主角。

真TM郁闷!

肚子倒是比那人识趣地响了起来。刚踏出房门,眼前的画面却叫他移不开眼:

KO赤裸着上身在做早餐。

这可是他打从对KO动了心思起就一直想看到的画面。

“什么东西?”

“纸,你流鼻血了。”

不是吧,这也太丢人了。

“KO你怎么在这?”不是走了吗?

“我男朋友没让我走,不敢。”

KO深邃的眼眸带着笑意正望着莫扎他,仿佛期待着下一个问题并准备好了答案。

“男朋友?”我吗?他期待KO的答案,好像只要这“男朋友”是另有其人,他能把KO团成团,扔回对门去并诅咒他跟他家猫过一辈子。

“嗯,我的男朋友郝先生。”

莫扎他被这该死的低音炮和有些腻歪的称呼砸得腿有些软。

“你说...我是你男朋友?”

“嗯,昨晚你装醉跟我表的白,可别想赖账。”

“你怎么知道?”操!说漏嘴了怎么办?

莫扎他连忙捂住嘴,转着眼珠子想了想,把想解释的话放回肚子里,双手紧张地搅着衣摆,脸上浮起两片红晕,又像下定了决心抬起头看着KO,“咳咳!我是说——

早安,男朋友。”

后来,莫扎他搬到了对门。

再后来,每到周末,KO家的床上都会躺着一大一小:

一个是人,一只是猫。

——不到中午,绝不挪屁股。

选择。

如果

1.
【莫扎他】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同意          拒绝✔

【莫扎他】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同意          拒绝✔

【莫扎他】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同意          拒绝✔

……

不论对方发来多少请求,KO都不厌其烦地点了拒绝。

“算了。”莫扎他愤愤地抓起桌上的杯子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水,又抓起鼠标,“ '问言与谁餐' ?这名字——

好!这肯定是妹子。”

2.
“这糖醋排骨我要了,都给我吧。”

KO抬头看了一眼面前这位清秀阳光的大学生,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敢插队?

“回去排队。”

“哦。”

3.
莫扎他头朝下眼看就要倒了,KO忙伸手扶住对方,只是他扶的——

是人家的脸!

“你家在哪?”

“我...我家...”

只见莫扎他“腾”地站了起来,对着面前这位赛彦祖说:

“大哥,你也太小瞧我了吧,就这点酒...”同时敲了敲瓶子,凑近KO:“也能醉我?”

4.
“不如我们交换个手机号吧。”莫扎他示意KO在“菜单”上写下。

没想到KO看了一眼:“我只是个厨师,炒菜的。”转身离开。

没想到刚走出几步,背后突然传来——

“我只是个程序员,码代码的。”

KO闻言,嘴角上扬起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幅度:

“比比?输了帮我洗碗。赢了......”

5.
“KO,你怎么来了?”

“来走后门。”同时举起手中的食材。

“砰!”

门口的KO一脸懵逼,屋里头的莫扎他骚骚后脑勺,嘟喃了一句:

“梦中梦啊!要不再回去睡会儿?”

如果“如果”成立,那接下来也是这样的:

1.
后来,莫扎他无意中发现“问言与谁餐”是KO工作的那家大排档的宣传号,专门在游戏里打广告的——

问言与谁餐,不如╳╳大排档里把酒干。

至于为啥要用宣传号,因为可以名正言顺地在工作的时候“谈情说爱”啊。

2.
排到几分钟,终于轮到莫扎他了,他伸头左瞧瞧右看看,默默的叹了口气:糖醋排骨没了。

这时他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是糖醋排骨!

只见面前的“工作人员”从后边端来一个餐盘,眼底带着笑意对他说:

“专门给你留的。”

“谢谢大哥。”

3.
确实,那几瓶酒是不能醉他,可是桌子上放着的四个瓶子仿佛在对他说:

快倒下,为了拿下厨师!快倒下。

莫扎他顺势倒下。

几分钟后,厨师如他所愿把他扛到大排档的床上。莫扎他在厨师看不见的地方勾起嘴角——

计划通。

4.
厨师输了,心甘情愿。少年赢了,那是必须的。

因为——

“赢了,我跟你回家。”

5.
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脚步声,莫扎他下了狠心掐了下大腿:

“嗷!疼!”

又拍了拍自己的脸,还是疼。

“不是梦啊,那KO...”

他悄悄开了条门缝,KO还在!并且已经发现门缝了,此时正盯着他的眼睛,等着他把门缝开大点好能进去。

莫扎他脸上浮起了两片红晕,心中的BGM响起: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他把门打开,让KO进了门,做了一顿大餐,于是——

“饭我做,

碗我刷,

地我拖

衣服我洗,

我什么都会干,

你要不要我住下来。”

“要”

“老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能有一个”

(还是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