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仔没有不高兴

住手!乱翻会幸运老长一段时间的。

嘿,这里是日常潜水八百年更一回的唧唧(×)

我可以改一百次名但是你不可以忘记我。不可以!(叉腰)

太糙了我说

说点正事儿:咳咳,有错误的地方还烦请指正。谢谢。

对门


“叮!”莫扎他连续加了一星期的班,终于可以休息了,现在的他只想赶紧躺到床上睡他个三天三夜。

“眉?眉?喵?”

谁在叫我?

这时,他看到一个身材高...稍微比他高那么半个头的男人从楼道里走了出来。

又是他!那个成天不干正事就知道找猫的家伙。可是莫扎他不得不承认,自从认识这位邻居开始,每次见到他时脑子里都蹦不出 “五官清俊貌堂堂”这种诗句,只剩下——

“我去这身材男人看了都把持不住啊!”

???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你...说什么?”

呸呸呸!怎么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

“没没没...没什么!嘿嘿,你又找你们家眉...眉呢?”

“嗯。”

“别担心,你家眉眉这会儿估计晨练去了。”

“嗯。”

说起这只猫,莫扎他觉得它这会儿估计忙着修仙呢!虽然他从没见过邻居口中的眉眉一次,可是从邻居的描述中他断定这只猫肯定成精了。为啥?因为这只猫的作息比人还规律!

KO是这么说的——

我家眉眉早晨六点半起床出门遛弯,八点回家吃早饭;午睡到下午三点起床,再吃点然后又出门,晚上九点再回家吃点夜宵最后睡觉,到第二天又是如此。

听听!听听!那为啥莫扎他就是没跟眉眉碰过面呢?因为眉眉活动的时候莫扎他要么在睡觉要么上班去了,就是见不着。

莫扎他觉着有一只手在眼前晃,定睛一瞧,是KO啊。

“想什么呢?”

“没。”倦意上来,莫扎他知道是被子和床在召唤他了,于是向KO摆了摆手,说了句拜拜就拐进自家门了,不一会儿,呼噜声打了个震天响。

“这家伙,又加班。”还想请他吃早餐呢。

“眉眉...迟早进的是这个门。”

KO又自言自语了一阵,自觉没趣也回家了。

晚上六点半,一阵敲门声如约而至,KO放下锅铲擦了擦手忙走去开门。

“KO!不好意思哈,我又来啦!今天我带了酒,咱俩喝几杯。”

“你还敢喝酒?”

要知道莫扎他的酒量有多醉人,就上个礼拜也是这架势,拿着几瓶啤酒就进来了,结果呢?爬到KO家的桌子上扯着嗓子把“爱情买卖”唱了不下三遍,第二天楼上楼下都来投诉了。

“放心,这次我带的是水果酒,醉不了!”说着绕过KO熟门熟路地把酒放到了餐桌上,又把厨房的几个菜端来。

等他忙完看见KO还在那站着,赶紧把人招呼过来,开了酒倒了杯送到KO面前。

“KO啊,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嗯。”

“你说你都快三十了,怎么还不找女朋友?”

KO刚要拿起杯子的手顿了一下,看了莫扎他一眼,又像意识到什么一样收回了目光,把酒送到肚子里。

莫扎他被这一眼看的心里发毛,“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关心一下,关心一下!”如果这时有人摸了莫扎他的脸又碰了他的手的话,肯定会以为他是发烧了。

“不着急~”

是自己听错了吗?KO刚才的尾音好像有点...雀跃?

“哎,我也不着急,可是我妈急!天天想着我给她拐个儿媳妇回家。我也想啊,可是这大街上的美女是多,可也没有哪个想在脑门上贴着郝眉专属的。”

拿起KO刚给他倒的酒吞下肚后,又看着KO的眼睛认真询问道:

“你说,我找不到对象是因为我对性别的要求太高了吗?”

确实高,一下就把我排除掉了。

俩人谈得有点晚,此时KO看着桌上摇摇晃晃像要倒下嘴里还念念有词的人儿看得有些出神,“你说你要是把择偶要求里的性别改了的话我不就符合了吗?出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打得过小三还耍得起流氓...”

......什么鬼?

KO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刚回过神来只见面前这人的脸和桌子就要亲密接触了,他赶紧上手扶了一下。

没想到这一扶倒给自己扶出毛病来了,心里那头小鹿到处乱撞,KO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平衡一点,他手下感受到的脸也很烫。

眼前这人居然还歪头朝他笑了一下。不行不行不行!得赶紧把这妖孽送回家。

KO把莫扎他扶到对门门口,“钥匙呢?”

“钥匙?不要死,我还没拐到对门那臭小子呢!不死不死,不能死...”

KO一惊,原来不是单箭头!真该死,早知道就挑明了,算了,明天再说吧。

KO半蹲下摸索了一会儿,终于从花盆底摸出钥匙,开了门后轻车熟路地把人扶到卧室。刚要走,手臂就被人抓住了。

“别走,不要走。”

“乖,我不走。”

KO摸了一把莫扎他的头毛,想也不想地钻进被窝,其他的等明日再解释吧。

拉灯,睡觉。

黑暗中,KO突然感觉有只手正悄悄地摸索到自己的腰,然后把自己锁紧。今天的领子有些宽,他又感觉到锁骨那块有些痒,是头发吧?

是。此刻的莫扎他几乎整个人窝在KO怀里。如果这会KO透过月光便可发现,怀里的家伙嘴角正慢慢上扬,十分得意。

莫扎他不知道,这时候房间里嘴角上扬的可不止他一个。

计划通。

第二天一早,莫扎他按着剧本醒来,却没有看到另一个主角。

真TM郁闷!

肚子倒是比那人识趣地响了起来。刚踏出房门,眼前的画面却叫他移不开眼:

KO赤裸着上身在做早餐。

这可是他打从对KO动了心思起就一直想看到的画面。

“什么东西?”

“纸,你流鼻血了。”

不是吧,这也太丢人了。

“KO你怎么在这?”不是走了吗?

“我男朋友没让我走,不敢。”

KO深邃的眼眸带着笑意正望着莫扎他,仿佛期待着下一个问题并准备好了答案。

“男朋友?”我吗?他期待KO的答案,好像只要这“男朋友”是另有其人,他能把KO团成团,扔回对门去并诅咒他跟他家猫过一辈子。

“嗯,我的男朋友郝先生。”

莫扎他被这该死的低音炮和有些腻歪的称呼砸得腿有些软。

“你说...我是你男朋友?”

“嗯,昨晚你装醉跟我表的白,可别想赖账。”

“你怎么知道?”操!说漏嘴了怎么办?

莫扎他连忙捂住嘴,转着眼珠子想了想,把想解释的话放回肚子里,双手紧张地搅着衣摆,脸上浮起两片红晕,又像下定了决心抬起头看着KO,“咳咳!我是说——

早安,男朋友。”

后来,莫扎他搬到了对门。

再后来,每到周末,KO家的床上都会躺着一大一小:

一个是人,一只是猫。

——不到中午,绝不挪屁股。

评论(9)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