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仔捡到一分钱

住手!乱翻会幸运老长一段时间的。

嘿,这里是日常潜水八百年更一回的唧唧(×)

我可以改一百次名但是你不可以忘记我。不可以!(叉腰)

太糙了我说

说点正事儿:咳咳,有错误的地方还烦请指正。谢谢。

腻歪

“嘶...”

KO摸了摸郝眉,又摸了摸自己,得,被子又掉了。

他睁开眼,看到郝眉此时正蜷缩着蹭着自己,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小心翼翼地托起挂在床边的被子重新盖在两人身上。

“KO~冷~”

KO帮郝眉掖好被子后把手放在他背上一下一下轻轻地拍着,终于,郝眉的呼吸声变得轻缓,平稳。

闹钟此时正滴答地走着,时针停在六点,还早。

KO的手仍然放在郝眉背上,但不再动作,眼睛却不闭上,只是看着郝眉。

郝眉皱了皱眉,肩膀不自在地扭了一下,
嘴里嘟囔:“笨蛋。”。

他艰难地把手伸到被子外,抓起KO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自己示意KO继续。

没睡着啊,KO想着。他把郝眉的手重新放进被窝,又把手放回刚才的位置继续拍着。

“铃~”KO几乎在响了一声后便伸手关了。

郝眉也醒了,或者说,从KO捡起被子那一刻起他就没再睡过,只是自己贪着舒服没睁眼罢了。也是,十五分钟也不够睡。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挠了挠凌乱的头发,“KO,早啊。”

“不再睡会儿?”KO正把T恤套到脖子上,准备去做早餐。

“睡不着了。”郝眉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口齿不清地回答道。

“那起来吧。”KO想帮被子里的人起来,不想那人耍赖地拽着被角,“我躺会儿。”

“嗯。”站在床边的那人想了想又开口,“你知道你又踹被子了吗?”

“知道”郝眉睁大眼睛望着KO,天知道有多无辜。他转了转眼珠子,伸手把毫无准备的KO拽倒在床上,对着嘴角“吧唧”亲了一下,“这不是有你吗。”

KO摸着脸,眉眼弯弯。

中午,俩人不顾一众单身狗的强烈抗议,毅然决然地和大家同桌用餐。

“KO,这是我的最最最最最爱,呐,给你,你要努力工作哦。”说完还得意地把糖醋排骨在众人面前溜了一圈后才放到KO餐盒中。

不想对方也兴起,秀恩爱不怕撑死人,“你最爱的难道不是我吗?”

郝眉一时哑口无言,闹了个大红脸,最后才支支吾吾地回话:“我我我我在和糖醋排骨说话,你插什么嘴?”

“这俩人是在家里背好词儿来的吧,这一天天的,狗粮管饱啊这是?”看了半天的愚公终于忍不住开口,不过他的眼睛捂的倒是挺严实,完全不想看。说完还害怕被怼一嘴粮,收起餐盒儿就往老板办公室跑,不料前脚刚踏进去就被瞪出来了。

感情这俩在办公室里边腻歪。

无奈只好抱着餐盒回到座位上使劲儿扒拉,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想去真亿,那儿美女多。

他可能没想过以后可以天天去溜达吧。

晚上KO正打包着行李,郝眉瞅着奇怪,突然想起下班前自家老攻答应肖奈出差但前提是让自己回家办公的事儿。

烦死。

腻歪了一晚上,第二天KO一早就出发了。不让郝眉送是怕自己会舍不得,实际上就是天气太冷怕他冻着。

郝眉起床的时候, 太阳都下班了。 连枕边人的余温都摸不到。

郁闷!

打开手机连条报平安的短信都没有。

更郁闷!

“算了,你不发我还不理了呢。”他把手机扔到一边,下床觅食去了。但回来时却再把所有跟对方有关的app都点开,无不例外的一个小红点都没有。

反了你了!

他把头蒙到被子里一顿搓,搓累了躺到床上继续睡。

俩人一直没有联系。直到第五天傍晚,郝眉照常刷着朋友圈的更新,都是美食美女,没什么新鲜的。于是扔下手机去洗了个澡。

这时,手机响了又停停了又响,反反复复全是视频邀请,无奈水声太大,郝眉压根听不到。等他发现时已经是深夜,顾及到对方可能在休息也就没去打扰。

他百无聊赖又习惯性地打开朋友圈,一个句号不偏不倚正好映入眼帘。

那是他和KO约定的暗号,想对方了就发一个句号,彼此懂就行了。

“你还知道发这个。”

退出朋友圈,点开那人的头像,一个视频邀请抛过去。刚“嘟”了一声那人就接了。

“瘦了。”

说的人没怎么样,听的人眼眶却是红了。

“你还知道回来。”

屏幕上显示的确实是自家门口。

“我冷。”

“冻死你算了。”

狠话谁不会说,但边说狠话边急忙去开门还差点被绊倒的怕是不多了吧。

“咔哒。”

门刚打开,KO便伸手把眼前的人拥入怀中,抱得紧紧地。还没温存够,那人就把他推开,“你还知道你家里有个人啊。”

“对不起,我想快点忙完回来就...”

话还没说完,郝眉的嘴就怼了上来,许久未见的两人顿时干柴遇烈火,两条舌头你追我赶地缠绕着忙着攻城略地,谁也不让谁,似乎把这些天的思念全放在这个吻里,急着让对方去感受。屋子里除了“啧啧”的口水声,再无其他。

第二天清晨,两声“阿——嚏”叠在一起打破了会议室里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气氛。

呃...怪就怪昨晚闹的太欢导致忘了把被子提上来吧。

评论(15)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