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仔捡到一分钱

住手!乱翻会幸运老长一段时间的。

嘿,这里是日常潜水八百年更一回的唧唧(×)

我可以改一百次名但是你不可以忘记我。不可以!(叉腰)

太糙了我说

说点正事儿:咳咳,有错误的地方还烦请指正。谢谢。

设定要人命

“水凉了~”

“糖醋排骨没啦~”

“再来两块蛋糕~”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KO忙前忙后,总觉得自己忘了一件事,自从早上被这个不速之客呼来唤去开始就没歇过,这会儿趁着对方刚睡着,赶紧坐在浴缸旁的小凳子上休息会儿。他趴在浴缸边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个毫无形象呼呼大睡的人。

“这人...他妈的到底是谁啊!!!”

他盯着手上的钥匙,虔诚地把它按在胸口,边退出去边念着:“这是对门的钥匙,这是...”顺便把门带上,再将钥匙放回花盆底下。

“啪嗒。”把门一开毫不犹豫地走向浴室,跟眼前这个少年一起映入眼帘的还是一地的垃圾,果核纸壳啥都有。

长得倒挺人模人样,这干的是人事儿吗?

他走过去摇了摇那人的肩膀,只见对方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咂了咂嘴,“不吃了不吃了,拿回去吧困死了。”

给你脸了?

“你是谁?”KO轻声问,那人却不识抬举,对他勾了勾指头示意他附耳过去,对着他耳朵大吼:

“我是你祖宗。”

耳膜怕是裂了。

KO本就憋了一肚子火没地儿发,听到这话瞬间起身,掐着对方的胳肢窝想把人往外拖。

“操操操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郝眉这会儿还嘴硬着,本以为能唬住KO,没想到使的劲儿更大了,“大哥我错了。”

KO手一松,被水花溅了一身。他顺手扯了条毛巾擦脸,好奇地把视线落在对方的...下半身。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来我家?”

“大哥,你这面相一看就是个好人...”

“我叫KO,说人话。”

“我没地儿去了。我原本住在上游水坝附近,后来那里变得非常嘈杂,住不下去了,明明是我先去的。”

“真没别处可去?”KO有些怀疑这人...鱼就是来蹭吃蹭喝等到把他吃穷了就拍拍屁股走人。

“暂...暂时没有。”郝眉也害怕这个看起来凶神恶煞连个笑脸都不给虽然很帅但是一看就知道不好惹的男人。

你家被人弄成这样换你你笑一个?

“那你先住下吧。”

“大恩大德,我愿以身相许。”

套路。看见长得帅的都愿以身相许。

“......你先睡吧,我洗澡。”

KO回卧室拿了衣服,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就是想不起来。特别是脱衣服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强烈。

就是这个!大兄弟你趴在浴缸边看看看看什么看?没看见人家要洗澡吗?把口水擦擦。

“我说,我要洗澡。”

“你洗啊,这本来就是你家。”

KO再一次驾着对方的胳膊准备把人拖出去,郝眉使劲扒住鱼缸,“你要把我变成人鱼干吗?快住住住手啊我们可以一起洗我不会介意的。”

“嗯?”KO的眉毛还没来得及皱起就被人拉下水。

由于是第一次,面瘫脸都红了个透,只剩表情还方便管理,

一 直 瘫 着 !!!双手也不自觉地抱着膝盖,整个人缩在角落里看起来委屈极了。

“我帮你搓澡吧,我可是专业的。”

郝眉自信地拍拍胸脯,KO看向他手里的马桶刷,确定他是极业余,甚至“搓澡”这词都是听来的,开始挣扎起来。谁知道那几块肌肉疙瘩愣是没发挥用处,竟然被这家伙一拽就倒,毫无尊严。

他也不是没想过再挣扎,不过...你试过被人用胳膊夹着脑袋强行“搓澡”吗?

后背被强行划出血道的KO趴在浴缸边疼得龇牙咧嘴,在心里把郝眉的祖宗的祖宗,儿子的儿子骂了个遍,一脸生无可恋。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这是逐客令吗?我不是已经完美地融入这个家了吗?为什么要赶我走,那条河真的好脏,有次被垃圾袋缠住,我差点被溺死在水里,我不想再回到那条绿色的河里。”

“我没有这个意思,你想住多久住多久吧。” KO实在架不住对方眼泪汪汪的表情只好这么说。




虽然俩人相处的很融洽,但是一个月后的水电费单子让他难以接受。他打开浴室门,大概知道原因了。

“继续加热,继续加热。”

“够了,不要再加热了。”KO抓住郝眉按着加热器的手。

“可是不加热的话一直泡在冷水里我会感冒的。”

又来了,把你拧着自己大腿的手拿开。

“那你之前在河里怎么过来的?”KO抓住关键。

“靠自身发热啊。”郝眉给KO示范性地甩着鱼尾,“一二一二一二...啊热水都没了。继续加热...”

“如果再不省着点,糖醋排骨就只剩糖了。”

......郝眉顿时就不淡定了,坐在浴缸边对KO敬了个礼,“我该怎么做,请指示。”话刚说出口还没三秒,“不行不行冷死了...”他环抱双臂钻进水里溅起一大片水花。

“加水加水,继续加热...”

KO起身,“算了,我再多打份工吧,晚上会晚点回来。”说完就出去了。


郝眉一个人待在家,直到晚上十二点KO还没回来。

他把薯片袋倒过来,“没了?对了,KO说他会给我准备足够的食物嘿嘿。等等...我好像吃完了。啊啊啊啊啊不行我会饿死的,对了,打电话找KO。”他努力蹭到电话旁,够到电话后,“我好像不会用电话。”饿了十分钟的郝眉支撑不了多久,终于倒下。

当他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KO正把毛巾沥干准备给他擦脸。

“你醒了?”KO把毛巾覆到郝眉脸上继续擦拭,“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倒在客厅,”他皱起眉头,“你还真不让人省心,如果我没及时发现你怎么办?”

“对不起。”这是郝眉第一次被人这么关系,“因为没吃的所以我就...”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吃完了?”话说那是KO三天的饭量,“你饭量真不小。”

话刚说完,他看到郝眉抱着膝盖缩在角落,仿佛可以想象出背景墙都是黑白色的,整个丧得不行。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大家都这么说。”郝眉咬着不知道从哪找来的方形布块,还假装擦擦泪水,哽咽着,“以后你注意点就行。”

KO盯着布块,欲言又止。

“你还想羞辱我吗?来吧。”郝眉一副舍生取义的样子让KO不得不把话说出口,

“那是抹布。”




话说KO这几天睡觉的时候总能听见声响,起初以为是老鼠也没太在意,后来竟听到谈话声,老鼠成精了?

他尽量压低声音往声源处移动,发现是厕所传出来的。他本打算推门进去,可听到自己的名字时他还是下意识地放下手,小心翼翼地蹲在门口的洗衣机后面。

“你真不打算跟KO说清楚?”

“算了吧,人鱼有别,他以后还得找女朋友过日子呢,我才不耽误他。”

“好吧好吧随便你,不过老三那边最近出了点问题,想让你过去一趟。”

“他也有需要我的时候?行,我收拾一下就跟你走。”

直到厕所没了响声,KO还蹲在原地发呆。为什么不拦住他,大概...是没有资格吧。

郝眉不在的日子里,KO吃嘛嘛不香,回家后总是第一时间去打开浴室门又失落地关上。做完饭后总习惯性地端去浴室,一个人坐在浴缸边扒两口又放下,感觉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儿生气。



“你们说KO会不会想我?”KO还没脱完鞋,东西也没撂下,立马跑到浴室,推开门,这一刻他的脑子里是空白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管郝眉喋喋不休动个不停的嘴在说些什么,只是捧着郝眉的脸看得出神。

“KO,KO?”见对方许久没回他,郝眉有些生气,鼓着腮帮子撅着嘴照着KO的胸口就是一拳,KO这才回过神来。

“你去哪了?以后不走了好不好,我不找什么女朋友。”

“为什么?”

“因为...”他手攥成拳,“我需要你。”

“可是,”郝眉好像明白他的意思,“我什么都不会干啊。”...又好像不明白。

“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

“可我不是人类啊。”

“我喜欢的是你。”

“KO...”




愚公等人坐在窗户边,看两人喜极而泣抱在一起也有点想哭,不过这倒不是关键,只见他掏了掏耳朵吹了口气,

“你们说,眉哥是不是不知道咱还有可以自由变换形态这一说,他真打算这么跟KO过一辈子?”

评论(2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