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仔捡到一分钱

住手!乱翻会幸运老长一段时间的。

嘿,这里是日常潜水八百年更一回的唧唧(×)

我可以改一百次名但是你不可以忘记我。不可以!(叉腰)

太糙了我说

说点正事儿:咳咳,有错误的地方还烦请指正。谢谢。

论公开恋爱关系的正确打开方式

平日里鸡飞狗跳的致一安静得出奇。

“怎么回事?”外出办事儿刚回来的肖奈双手插在口袋里倚着门框皱眉问道。

“来来来老三我跟你讲啊。”猴子真他妈会见机行事,“这事儿得从十分钟前说起,美人儿的工作都被KO抢着做了于是闲出屁的他在征得老于同意后打开他的抽屉。万、万没想到啊,里边躺着一张照片儿,你猜猜,你猜猜照片里的人是谁?你绝对想不到我跟你说。”

“甄少祥?”

......

“哇靠你你你你是不是看过?”丘永候捂着嘴巴一脸惊恐。

“说重点。”肖奈揉了揉太阳穴。

“这老于跟敌军勾搭上了这事儿他是肯定不能让我们知道啊是不是?就算我们知道了,一般这种情况咱是能隐瞒就不说出去,但是这美人儿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碰上这事儿勒索不成肯定要跟老于上次发现房产证那样大肆宣传一番,那宣传肯定要躲着正主是不是?那你说老于能让他说吗?肯定是不能啊,于是俩人硬是绕着致一跑了几十圈儿,就老于这体格居然跑不过一个小白脸儿,好在脑子还好使,他急中生智——

一个猛扑把小美人儿的裤子给扒了。

那跑的时候裤子被人扒了肯定站不住,在摔倒的同时美人儿心想:我跟KO今儿个都穿情侣裤了你们还看不出来?行,那我就闪瞎你们。于是乎,眉哥就把赶来护驾的KO裤子也给扒了,本来三秒内爬起来穿裤子我们也就不说什么了,这时候美人儿又心想:这么精彩绝伦的虐狗场面老三居然不在,不行我得把这一幕给他留着。接着他就给KO投递了一个‘你敢穿裤子你就死定了’的眼神把KO瞪得五迷三道的丢了魂儿似的彻底忘了大腿上挂着的裤子了,然后...然后就是你看到的这样。”猴子说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拿起桌上的水咕噜咕噜往喉咙里送。

郝眉:就你能。

KO:  :)

于半珊:那是浇...算了。

所以到底看到了什么?

嘿嘿。

“半珊儿?”

早在丘永候爬桌子蹬椅子开抽屉下蹲又起立讲得不亦乐乎的时候甄少祥就提着茶点站在门口了。

“你来干嘛?”于半珊从桌子上跳下来走到甄少祥旁边手指着他的胸口问道。

“肖奈发短信给我的。喏。”

甄少祥掏出手机点开短信「于半珊想你。」

被冷落到PG都凉了的郝眉被KO拉起来穿好裤子后悄悄挪到甄少祥身后把照片偷偷塞给他。

大恩大德,夸你两句。

那么,讨好媳妇儿的娘家人的终极奥义——殷勤嘴甜不讨人嫌。

“郝眉你内裤后边儿那个金色的‘福’字儿真闪,你的反射弧真长,你们这情侣款哪儿买的?”

真实在。

“回头我把网址给你。”郝眉说完拉着KO想离开,结果被肖奈拦住了。

“你们,”肖奈看向俩人紧握的手,“不解释?”

靠。郝眉想,躲不掉了。

“就是就是,眉哥,该请客了啊。”于半珊揽着甄少祥的肩膀喊了一声。

甄少祥本来想揽于半珊的腰,但他也知道见好就收,毕竟...吃过教训。

“请客?你先管好你自己吧。”郝眉把KO的手拉得紧了几分,“我和KO是真心相爱的略略略”

“你意思是我们不是真爱?”于半珊把甄少祥的脸转向自己,瞄准嘴唇亲了一口之后又挑衅郝眉,“你是真爱?你敢吗?”

“怕你啊?”郝眉还没动作,KO怼上去就是一个深吻,把郝眉亲得七荤八素喘不上气儿才离开。

“那你敢这样吗?”

“我还能这样。”

......

俩人你来我往怼了十几个回合。对峙现场成了大型屠狗现场

“所以你们是不是在转移话题压根不想请客?”猴子幡然醒悟。

“对啊。”于半珊和郝眉摇头。

“眉哥跟KO内部消化也就算了,于半珊你个叛徒,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丘永候气懵了手指着肖奈一顿臭骂。

“现在是友军。”肖奈伸出食指把指着自己的手指移开,同时向甄少祥伸出右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丘永候看着俩人握着的手一脸[哔——],心里嘛...

“猴子。”门外一位穿着蓝粉色裙子的女孩儿朝丘永候挥手。

“逸然?”

“表哥?”

“逸然,快撤!”

— Fin.—

【彩蛋】

1.

“眉,你刚才为什么脱我裤子?”

“KO我刚才看见你笑了。”

俩人同时出声,KO瞬间沉默。

2.
“半珊儿你还偷藏我照片啊,以后不用藏我给你买个相框摆在桌子上呗。对了我们还没有合照呢,来,看镜头。”甄少祥拿着手机拉着于半珊摆着各种姿势。

“死开,热死了。”

半珊儿脸红还嘴硬,真要命。

3.关于内裤的来历:

“KO~我买的情侣款到了你快看。”郝眉拿着布料左拉拉右扯扯,“看,质量还挺好。”

“眉,你确定?”

“我要亮瞎他们的眼睛。”

“就穿这个上班?”

“好像是有点短...糟,买错了。”

没关系,这不还是派上用场了嘛。




评论(6)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