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仔捡到一分钱

住手!乱翻会幸运老长一段时间的。

嘿,这里是日常潜水八百年更一回的唧唧(×)

我可以改一百次名但是你不可以忘记我。不可以!(叉腰)

太糙了我说

说点正事儿:咳咳,有错误的地方还烦请指正。谢谢。

直播“事故”

[我真不是睡播。]

郝眉点击发送后把手机扔一边瘫倒在床上,睡着了。

睡播嘛,还真不是故意的。

郝眉,致一出了名的沾“床”睡,这个床还没有什么条件限制,只要是平的、长的、够睡的,一躺下准能睡个昏天黑地自然醒。

KO对爱人的这点很是羡慕,因为之前工作的原因导致现在的他不到凌晨三四点基本上很难入梦,所以看着郝眉睡觉听他打鼾成了KO一大爱好 。

这俩人能走到一起,那还真是苍天有眼。

【哔——】生活和不和谐就不知道了。

最近这俩人在网上算是小小地火了一把。说起这件事儿,还得从一场直播事故说起。

为了配合致一宣传,公司员工们总会不定时直播,俗称“福利”吧。毕竟大家都说肖总招人是看脸的。

轮到郝眉直播那天,他特地起个大早准备了几个小时,特别是宣传词儿,背得贼溜。

到点儿了,打开app,小手一招,小嘴一张,一副职业主播的样儿就上来了,大有跟粉丝聊个三天三夜的架势。

“我家厨房有声音?当然有啦那可是我的饲养员。想看啊?呃...行吧,快看看看!够清晰不?不够我再近点儿。”郝眉把手机屏幕直接往KO脸上怼。

真不知道这钢铁直男般的拍照技术怎么没跟性取向一块儿弯。

“喜欢看就让你们看个够,哼!”郝眉小声嘟哝。

什么拍照技术,他就是故意的。

“这危险,到客厅去。”KO拿着菜刀不方便,用肩膀轻轻撞了一下郝眉的肩膀。

“你嫌弃我?我不跟你玩了再见略略略...”郝眉还是听话地拿着手机去客厅。

对郝眉来说,这是他们的日常互动。对于网友们,这他妈是亿吨狗粮,撑死了捂着心脏倒地不起。

评论瞬间炸了锅。

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对聊天产生恐惧感。

“我们不是那种关系,真是只是好兄弟。”

但他还是不厌其烦地解答网友提出的问题,前提是他能看清楚的。

这场直播延时了一个多小时还没完,网友们的热情已经把郝眉淹没,他脖子撑得发酸顺势倒在沙发上——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卧槽槽槽槽眼睛闭上了是怎么回事不会睡着了吧这姿势手机容易摔啊]

“嘭”

[什么声音?]

[这是他们家茶几下边吧?]

[他们家地毯好像还挺软]

“眉!”

[小哥哥你老攻来了快起床]

[不是说不是那种关系吗]

[被声音圈粉]

[赌一百块黑衣小哥看他的眼神不对劲儿]

[我为啥顶着个痴汉脸盯着别人家老攻的pi股]

“哎——唉,胖了。”

[噗——试图公主抱抱不起来是什么体验]

[小哥你完了,我要私信告诉眉哥]

[想看脸!!!]

[算了吧有个pi股看就不错了还看脸]

KO盘着腿坐在沙发旁看着郝眉,不时撩着他的头发,或者用手描着他的脸的轮廓。

“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直接上啊。]

[是抱不起来用意念求助吗?]

“我爱你。”

[我说什么来着!!!]

[有本事当面表白,趁人睡着了算什么男人]

[郝眉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

“呃...”

郝眉按你的人设不是应该明天早上再吭声吗?

“醒了?”KO赶紧把手撤走,生怕被发现。

“把手放回来。”郝眉有些不满,抓着KO的手放到自己脸上,“你以前都这么暗搓搓的吗?”

“你没睡?”KO疑惑地询问道。

“本来被网友提问得是想睡的,遥控器硌到我了,我就装睡躲一下。没想到...”郝眉爬起来按着KO的肩膀,郑重地看着他的眼睛实际上嘴角已经快咧到耳朵后边了,“还捡了个男朋友。”

[教练,我想学这个!]

[学不来学不来]

[按剧情发展接下来该...]

“眉。”KO捧着郝眉的脸刚要吻上去就被对方推开了。

“不行我要昭告天下!我手机呢我手机呢?”

[在这在这]

跟心有灵犀似的一下就找着了。

“你们都听到了吧?”他搭上KO的肩膀,往人嘴角“吧唧”亲一大口,“这人,是我的。”

[宣示主权好可爱]

[这碗狗粮我干]

“可爱?”郝眉把大脸凑到屏幕前,“不让你们看了,拜拜。”

后来,屏幕关了我哪知道。

那天,这段直播视频被争相转发,甚至一度冲上热搜榜第一。奇怪的是,这段视频从第二天开始就再也没人见过了。

评论(10)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