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仔捡到一分钱

住手!乱翻会幸运老长一段时间的。

嘿,这里是日常潜水八百年更一回的唧唧(×)

我可以改一百次名但是你不可以忘记我。不可以!(叉腰)

太糙了我说

说点正事儿:咳咳,有错误的地方还烦请指正。谢谢。

爸爸为你的终身大事操碎心?(并没有

林一木难得回一趟家,却发现房门紧锁,怎么都打不开,于是机智的他果断掏出钥匙,进了家门。

进门后,林一木发现有些不对劲,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过了一会,他用力的拍下脑门:对了!可算想起来了,我的爸爸们呢?

终于意识到这一点的他果断把背包一甩,再往沙发上一躺,翘着二郎腿拿起手机拨通郝眉的电话。

"喂?美人爹,你们在哪儿啊?家里怎么没人啊?"

"哦,我们在你三叔家啊!"

"...你们没事儿去三舅家干嘛?喔~您这是回娘家啊~"

"去去去,我们就是聊点儿公事。对了,你爸说冰箱里给你买了速冻饺子,一会儿自己热热随便吃点儿。啊啊啊啊啊愚公把你的爪子从鸡翅上拿开...留点儿给我啊!"

"爸!你们真是我的亲爸爸吗?我要去找我的亲生父母,你们不要拦着我~"

"去吧去吧,没打算拦着。对了,找到了千万别忘了领着他们来谢谢我们俩"

"谢你们什么?"

"谢我们替他们养了这么多年的智障儿子啊!"

"等我找到了你们就后悔去吧!嘟嘟嘟---"
挂掉电话的林一木决定做点什么:蹭饭。

然而他却不知道他爸此时正冲着他的叔叔们扬了扬手机:"一木要来啦,我给逍逍打个电话。"

"诶木木你怎么来啦?不是要去找亲生父母吗?"

"我现在怀疑我三舅是我亲爸不行吗?"

"是三叔!"这重点抓的也是没谁了。

"啊是一木啊!快进来快进来,可想死三舅妈了!来,亲一个!"微微对这个大宝贝可稀罕了。

"三...三舅妈,我都长大了!你这样三舅会不高兴的!"林一木边说边从微微的怀抱里挣脱开来。

"哈哈哈一木大宝贝,要不要爸爸也稀罕稀罕你?"

"爸!!!你管管你老婆!"

"我老婆,我惯的。"KO面无表情。

"乖乖!这话不是当年我爸对我说的吗?"郝眉惊讶。

"嗯。"

"哎哟酸死了~可以开饭了吗?"林一木搓着手臂,揽过微微的手往饭桌走。

"开饭啦!"林一木嗷一大嗓子,所有人都坐在饭桌前了。

"啊啊啊啊这不是我最喜欢吃的吗,爸,还是你懂我。"

"去去去那是你爸做给我的,是不是啊KO。"

"嗯。"

"单身狗没人权啊!"

"诶,一木,你家大明星呢?"愚公用关(八)心(卦)晚辈的语气询问道。

"这不是还没表白嘛!"林一木有些无奈地挠了挠后脑勺。

"小伙子,你不行啊~"一向关心林一木终身大事的猴子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你...我那是时机不成熟,吃饭吃饭!"林一木就差把脸埋进碗里了。

"哟哟哟~还害羞啦!不是我说,你应该跟你爸多学学,你这样容易单身一辈子啊!"郝眉正准备要指导儿子怎么追求心上人的时候,门铃就响了。

"叮咚叮咚---"

"愚公叔叔快去开门!"

"凭什么吖,老规矩!"

"石-头-剪-刀-布!"

结果还用说?从没赢过的林一木攥着拳头不甘心地打开门。

"诶?逍逍你怎么来啦?"

"我...这是你家吗?我怎么不能来啊!"

"这逻辑好像没什么毛病...不对,这是我三叔家,你怎么认识他?"

"你想什么呢!是郝叔叔请我来的。"

"啥?我爸?"

郝眉见儿子扶着门框站了许久,有些疑惑便起身去看看。

"逍逍你来啦,快进来快进来。"

"一木你还楞着干嘛,快再拿副碗筷啊。"

"等下!老三三嫂KO猴子愚公还有厉逍,你们来书房下。"其他五人会意,只有厉逍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跟着走。

"林一木你别动!"郝眉突然转身把刚要起身的林一木摁下去,然后进了书房。

"咳咳,逍逍啊,今天让你来呢,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听听看你对我们一木的想法!"

厉逍看着在座的六个人都用一种看猎物的眼神盯着他,双腿有些发抖,妈妈我想回家!

"我对他印象挺好的啊。"

"就这样?"六人齐声。

"...好像有点"说着用食指和大拇指轻轻捏合,"就是有一点点喜欢他。"

"这就对了嘛!"再次齐声。

"进来吧,臭小子。"郝眉突然把门打开,差点把趴门缝的林一木摔个底朝天。

"三叔你这门好像有点不结实哈,怎么说开就开了。"

肖奈:这锅我家门不背。

"你都听见了吧?"

"听见听见了,逍逍,我们约会去吧!"

"这么快!"这次是七个声音。

"那当然啦,不然厉逍反悔了怎么办?"还没等长辈们做出反应,林一木拉起厉逍的手就出门了。"爸,爹,舅妈,舅舅们再见~"

"眉哥,你说这小子随谁啊?"愚公又习惯性的想把手搭在郝眉肩上,结果又被瞪回去了。

"肯定是KO啊,反正我干不出这事儿。"郝眉摊手

"......"当初刚跟KO确定关系就拉着人嚷嚷着度蜜月的那小子是谁?

"你们都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东西吗?"













写着写着思路走偏了...

评论(7)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