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仔捡到一分钱

住手!乱翻会幸运老长一段时间的。

嘿,这里是日常潜水八百年更一回的唧唧(×)

我可以改一百次名但是你不可以忘记我。不可以!(叉腰)

太糙了我说

说点正事儿:咳咳,有错误的地方还烦请指正。谢谢。

强行搞笑最为致命(反正我是死了

“不玩儿了,大哥,你放我走吧!我上有老下有..."

“小?”

“有甄少祥!”

“他在下?”

“...总之你们放我走行不行!!!”

“谁给你的勇气说这种话?”

“梁...梁静茹?”

“别走啊叔叔~我一人承受不来~”

“是俩!”

现在的愚公两条腿被四个爪子抱着,双手扒着郝眉家大门,一边挣脱一边还得回答着KO的话,天知道一手拿着痒痒挠一手扒着自己脚丫子还笑得一脸纯良无害的KO能干出什么事儿。

事情是这样的,晚上有个酒局,因为本来一起去的猴子临时有事回老家了,所以肖奈只能让KO一起去。其实郝眉还是有些担心的,因为他压根不知道KO的酒量怎样,说实话,连KO自个儿都不知道,以前是没敢喝醉,后来跟郝眉在一起后有必要时也会只喝一点,因为要照顾郝眉。

“KO你确定你能行?”

“嗯,放心吧。”

没喝醉过的人总对自己的酒量有点蜜汁自信。

“那好吧,你少喝点啊。”

结果...

“还我KO,你个幼稚鬼!!!”

KO被肖奈送回家之后,整个人跟郝眉附体了似的,这里蹦蹦那里跳跳,敲敲锅打打盆儿就没消停过,郝眉和林一木俩人都忙不过来,就把愚公给叫来了。

“当当当当!!!你们看这是什么!”

三个人一脸懵逼地看着KO神秘兮兮地从背后掏出来的飞行棋,“这个...”

“我们来玩儿这个吧,先说好,赢了才能睡觉。”

KO一边说一边开始动手摆着棋盘。

“什么鬼啊?我爸呢?把我爸还给我啊!”

林一木看着KO,有点不敢相信这是他那个高冷的爸爸。

“这个...好吧好吧这是我强项。”

都半夜一点多了,愚公早就困死了,也答应着想早点赢完早点回家。

于是他们还就真和KO玩了几个小时,本来是不用这么久的,KO第一局输了之后,嚷嚷着不让愚公走,要三局两胜???后来,郝眉输了之后,KO也不让儿子去休息,理由是郝眉是他老婆,不能输!输了说出去自己会丢面儿???大哥你玩个飞行棋输了会丢什么面儿啊!!!

“嘿!你说这KO怎么喝醉了还护短。”

“嘿嘿,继续继续...”

“卧...ccccKO你是不是对骰子动了什么手脚???为啥每次你就差一步的时候总能掷到三个六把自个儿炸回去???你放我回家我算你赢好不好?”

“不好,我要光明正大的赢,再来一局,我没赢你们都不许走!”

KO这是在耍赖啊!!!

“大佬,我明天还要上班呢!!!我明天要是迟到被扣奖金怎么办!而且我还剩很多工作没做呢!”

“你跟我再玩一局,明天我帮你做。”

“爸,那我的作业...”

“我也帮你做。”

“KO你...”

“成!再来一局!”

第二天一早,KO起床后到客厅一看差点没被吓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三个人,还有散乱的...飞行棋?

他们昨晚玩得很晚?于半珊怎么在我家?林一木你干嘛把脚搭在我老婆腰上?眉眉这么睡会不会冻着啊,不行得让他到床上睡,KO这么想着也弯下腰准备把郝眉抱起来,结果郝眉醒了。

“KO?你怎么起这么早?”

“你们昨晚...?”

“你...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

“什么?忘了?那我的作业(工作)怎么办?”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本来打算再睡会儿的于半珊和林一木瞬间不淡定了!

“你们...在说什么?”

“没事没事,总之你以后别喝那么多哈。”郝眉心想着这么孩子气的KO可不能再让别人看了,儿子也不行!

KO有点不明所以,点点头转去厨房做早餐。

“你们俩不能把这事儿告诉别人知不知道?”

“那...就要看你的诚意咯。”

“这个星期你们的伙食KO包了。”

“不不不,是这个月。”

“两个星期?”

“两个月!”

“算了算了,一个月,说好了啊,要是被我发现你们说出去我就让KO黑了你们的电脑。”

“成交!”

愚公一边答应着一边把手机退出录音界面。

评论(26)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