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罐吸

住手!乱翻会幸运老长一段时间的。

嘿,这里是日常潜水八百年更一回的唧唧(×)

我可以改一百次名但是你不可以忘记我。不可以!(叉腰)

太糙了我说

说点正事儿:咳咳,有错误的地方还烦请指正。谢谢。

当年误入老福特,如今只是旁观者。
慎关!!!

不定期诈尸。

糟心。


在一起后,KO还是和之前一样,无论郝眉做什么都迁就着,除了...


“什么时候下载的?”

KO一步步逼近郝眉,用两只手把他堵到墙边。

“壁咚诶KO你个闷骚居然懂这个!”

“嗯?”

“你不懂?要不眉哥给你普及点小知识?”

“别岔开话题。”

“KO你听我解释哈!内个...手机的寿命一般是三年左右,我这部手机已经用了半年多,相当于人类的二十岁左右年纪,已经成年了,所以有点自己的性幻想是很正常的!”

说完郝眉还点了点头,似乎对自己的解释很满意。

然而...当他看见已经笑得前仰后合的众人时却有些心虚:

“喂喂喂!我的解释...很说不通吗?干嘛笑成这样?KO会以为我在胡扯的!”

愚公废了很大的劲儿才憋住笑从地上爬起来,扶着猴子的肩膀说:

“你以为我们不笑KO就会相信你的话?你当他是三岁小孩儿啊?大兄弟,你可长点儿心吧!”

郝眉眨了眨眼睛,想偷瞄KO的表情,没成想,刚好对上了。

这双眼睛是想溺死谁啊!

“嘿嘿!KO,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解释很扯淡啊?”

“你觉得呢?”

“我觉得吧...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可信度的...”

郝眉边说边抬起左手,把食指和大拇指凑到一起又分开。

“郝眉,你喜欢看别人的裸体?”

听到这话的郝眉当时就炸毛了:

“当然不是!我要是喜欢的话我干嘛还答应你!我要是喜欢的话我干嘛还...唔!”

KO只是轻碰了他的嘴唇,然后快速分开。

“我相信你,对不起。”

“那...我们到办公室我跟你好好解释?”

“嗯。”


“什么啊这就完了?没劲!”

“你以为他们能干嘛?”

“呀!不好!”

“啥?”

“没事儿...没事儿!都回座位吧。”

看热闹看糊涂的愚公突然想起来,郝眉电脑里的钙片是他怂恿下载的!万一郝眉在KO的威逼利诱中把自己供出来咋整!

“眉哥你可千万不能出卖兄弟啊!”愚公在座位上神神叨叨地一直在念着这一句。

殊不知...郝眉已经把他供出来了。


“KO,你坐你坐...”

郝眉殷勤地在KO前后蹦跶着,一会儿捏捏肩膀,一会儿捶捶后背。

“说吧。”

“说了有什么好处吗?”

嘿!这小破孩还想要好处!

“说的话,我回去就把小道具扔了,不说的话...”

“爽快!我跟你说哈,这”

郝眉转念一想,万一这家伙不认帐咋办,那可不行,我这屁股还要用的!

“等会儿,咱先签张小纸条,万一你不认账那我不是亏了嘛。”

KO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可以。”

“搞定!”郝眉弹了弹手里的纸,“我跟你说啊,其实这片子呢,是愚公让我帮他下的。”

“愚公?”

“嗯,他说...”

“说什么?”

“他要反攻!”

“为什么要你下载?”

“他怂啊!我不也是想顺便学习学习嘛。”郝眉看了看KO黑下来的脸色,“不过我看完之后一点反攻的念头都没有了!太折腾,我发誓,我都没看完!”

“很好,晚上奖励你。”

“奖励啥?”

郝眉狗腿地蹭到KO旁边帮他捶腿。

“奖励你...”KO凑到郝眉耳边说了句话。

说什么我没听见,反正郝眉的脸挺红的。


当晚,小甄总家不时地传出杀猪般的嚎叫(???)感觉好像也不是很痛苦,我只知道有一句是:

“甄少祥快拿出去!不要用这个!!嗷~”

拿出去啥我不知道,反正...

夜还长。

评论(33)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