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罐吸

住手!乱翻会幸运老长一段时间的。

嘿,这里是日常潜水八百年更一回的唧唧(×)

我可以改一百次名但是你不可以忘记我。不可以!(叉腰)

太糙了我说

说点正事儿:咳咳,有错误的地方还烦请指正。谢谢。

当年误入老福特,如今只是旁观者。
慎关!!!

不定期诈尸。

一木一木一木你为啥叫一木

自从猴子跟孟校花勾搭上之后,那是天天都在办公室里秀恩爱。

“逸然,你再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好了。”

“没事儿猴子哥,你慢慢来,我不急。”

“乖。”

说着轻轻地把孟逸然的一缕头发拢到耳后,一脸宠溺。

“yoyoyo!上班时间你们俩这是在干嘛呢!”

愚公和郝眉自然不会放过这种调侃兄弟的机会。

“美人儿~你再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好了~”

“没事儿愚公哥哥,你慢慢来,我不急~”

“乖~”

说完愚公大力地蹂躏着郝眉的头毛,完全不按剧本来。

“靠!你个死愚公你故意的吧你!”

“略略略来打我呀!”

“你给我等着! KO~愚公欺负我!”郝眉朝着办公室的方向喊了一声。

“喂喂喂!你怎么能开外挂!”

“我乐意,略略略你来打我呀!”

愚公瞟了眼办公室的方向,发现KO正好站起身,瞬间怂了。但是怂归怂,咱这气势不能输!

“大人不计小人过,今天就放你一马!”

说完刚好看到KO出来的他赶紧窜进办公室。

“KO你怎么这么慢,都让那小子跑了!”

“郝眉,这个给你。”

KO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

“这是什么?”

“你回家自己看。”

“这里边不会有小纸条写什么我爱你吧?”

郝眉这阳光帅气的模样怎么说也是接过不少塞在盒子里边的“传单”的。

“......”

郝眉看到怔住的KO差点笑出声。

“不会真有吧?咱都老夫老夫了还玩这些啊。”

“老夫老夫不能玩这个,难道...”

KO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只是看着他。

“难道什么?”

KO靠近郝眉,在他耳边缓缓吐出几个字:

“难道...你想玩那个?”

听得郝眉羞红了脸,连忙推开他。

“那个是哪个啊?喂喂喂,切不可白日宣淫!”

KO被郝眉东张西望,生怕被人看到的样子萌到了,总觉得“捡到宝了”。

回家后,郝眉迫不及待地跑到房间里开盒子。呀!还真有!他连忙打开一看,好嘛!还真是写着“小纸条”的小纸条啊!

“算了,眉哥不跟他计较,这根木头也别指望能浪漫一回,看儿子去!”

嘴里嫌弃着,身体却是正直地把小纸条放到衣柜里边的盒子里。那里边可放着不少俩人的小秘密。


第二天,办公室里的同事总觉得有什么不对,这KO和郝眉之间的气氛好像有点...那个啥。

对了!郝眉今儿个不是挂在KO身上进来的!一定有事儿!看着俩人秀恩爱看多了总有点腻的慌,难得气氛不对头,同事们都控制不住地想关(ba)心(gua)一下。

“你们这是怎么啦?”

“你还说呢!”

听到这话,愚公冷汗直下。

“该不会是因为昨天的事吧!”

“......”

见郝眉撅着个嘴没说话,愚公当他是默认了,腿一软差点没跪下。

“不是吧!还真是因为我?罪过罪过!我可以跟KO解释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没有这么重要。”

愚公松了一口气,但他总觉得这句话怎么有点耳熟。

“那你们是怎么回事啊?”

“我家小豆丁不是一直没有个名字嘛,昨天回家后我就拉着KO一起想名字,总不能一直叫小豆丁吧,万一叫着叫着长不大咋整?”

愚公想了一下,觉得还挺有道理,点了点头示意郝眉接着说。

“于是我灵机一动,想了个好名字!”

“啥?”

“你说,你就说说郝帅这名字怎么样?我觉得挺好的,可是KO听到后直摇头,觉得太草率了。”

可不是太草率了嘛!

“美人儿,你怎么想的这名儿?”

“我是觉得他叫这名字之后吧,我俩以后去开家长会还是啥的能占点便宜。”

“占便宜?怎么说?”

“你看啊,咳咳! 郝帅的爸爸你家孩子balabala...”

......

三秒后掌声雷动。

“眉哥,你家孩子还是跟KO姓吧。”

“跟谁姓倒是无所谓,关键是这名字怎么办?我还想了好多名字,什么郝壮郝年轻林俊杰林宥嘉林丹balabala......这么多名字KO居然一个都没点过头!你说气不气!”

郝眉掰着手指头还想往下说,刚抬头就看到面前齐刷刷地竖起了一排大拇指。

“过奖过奖!诶!要不叫一木吧!”

这又是什么拍脑门想出来的名字?

“随KO姓就带着KO的特点。”

“什么特点?”

“KO像一根木头一样,就叫一木! KO~我又想到一个新名字啦~”

摊上这么一个爹你还真拿他没辙!

评论(1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