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仔捡到一分钱

住手!乱翻会幸运老长一段时间的。

嘿,这里是日常潜水八百年更一回的唧唧(×)

我可以改一百次名但是你不可以忘记我。不可以!(叉腰)

太糙了我说

说点正事儿:咳咳,有错误的地方还烦请指正。谢谢。

刚好。

KO的手受伤了。

郝眉紧张得不得了。

他说:“KO的手受伤了,那他就没办法给我做饭,没办法做饭我就得给他做,给他做饭的话我怕KO迟早会被'毒死'。”

听到这话的人,都知道郝眉是开玩笑的。谁不知道他也是个“宠夫狂魔”。成天KO长KO短的,就差把“KO”这两个字母贴在脸上了。

周末,林一木回家时刚好看到郝眉在帮KO上药。

他听见郝眉嘴里碎碎地念着:“下次注意点,要不是有我在我看你怎么办。你说你要是没有我...唔。”

KO几乎是下意识的封住爱人的口。过了好久两人才分开。KO用没受伤的手摩挲着郝眉的脸,用那双深情的眼睛注视着对方,“你知道我不能没有你。”

郝眉的耳尖红了,他轻拍KO的肩膀,“我知道,我也不能没有你,嘿嘿。”

“喂喂喂,我回来啦。”林一木看着俩人差点就开始少儿不宜了,连忙开口。

郝眉放开了KO的手,屁股却没从KO的大腿上移开。

“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林一木脱了外套,放下包后坐到沙发上开始认真思考起来,“从...'要是没有我你怎么办'那段开始的。”

“拿我打趣是不是?”

“不敢不敢,嘿嘿。美人爸,我前几个星期手都摔骨折了怎么也没见你这么关心我?”林一木说着开始带着点哭腔。

郝眉当然知道那是假的,“哟哟哟,还矫情上了,你都多大了还摔,丢不丢人?”说着还举起食指在他面前左右摇了摇,满脸嫌弃。

“不公平! KO爸你快帮我评评理。”

这不是自寻狗粮吃嘛。

KO这才把目光从郝眉身上移开,看了一木一眼, “今晚你回家吃。”

反正林一木也习惯了,不过听到这话还是有点不明所以。“这不就是我家吗?”

“厉逍准备了个惊喜给你。”

一听是厉逍的事儿,林一木“腾”地站了起来,心想出差这几天怕是饿着小祖宗了,他抓起包和外套跟两个爸爸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

“KO,你怎么知道逍逍有惊喜给一木?”

“胡扯的。”

“好啊你。”

郝眉刚要去扯KO的脸,就被对方一把扛在肩上进了屋。

KO把郝眉放到床上,躺在他旁边,顺着他的刘海,“我爱你 。”

郝眉嬉笑着,“男人在床上说的话不能信。”

KO闻言立刻起身立正站在地板上说: “我爱你。”

“噗嗤—— ”郝眉拉着KO的手让他躺到床上,“你知道我之前为什么一直没谈对象吗?”

“因为我还没出现。”

嗯。

人生中,要遇到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而K莫他们啊,刚好遇到了对方。

评论(28)

热度(137)